清明时节雨纷纷 体坛故人同缅怀

【环球网综合报道】体坛就是一个江湖——见证着新人辈出,也要眺望着故人远去。而其中的有些人,转身后就不再相见。正因如此我们才需要悼念,为那些曾经为体育奉献过生命的人……

陈招娣:腰断也要赢日本 天堂不再有疼痛

2013年4月1日,命运与众人开了一个玩笑:当天下午女排老将陈招娣因病去世享年58岁。作为老一辈见证时代的女排明星,陈招娣在一代人的心中都是偶像,她的离世让众人不忍相信。

这位女排老国手身上充满着传奇色彩。她证明着中国女排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时代。她作为功臣和重要人物之一是中国女排五连胜历史上的参与人。而当年,因为她的左臂受伤吊着一只手坚持上场,获得了“独臂将军”的绰号。退役后,她成为了一名女将军。这也是历史上第一位从体育界走出来的女将军。

1日下午,陈招娣因肝癌病危抢救无效的信息一经公布便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郎平、赵蕊蕊、王子凌等女排国手纷纷在微博上进行哀悼。而喜爱她的人们也寄托了自己的哀思:“作为童年偶像,请一路走好。到了天堂你也满载荣誉。”更有人回忆她去年身体情况就不太乐观,以至于没有参加体坛风云人物颁奖仪式。

陈招娣去世的消息是名叫“加菲猫小猫”的微博传出,一发出就有无数人评论转载,据了解,这个微博正是陈招娣的女儿,对于妈妈的离去她说:“妈妈走好,那个地方没有疼痛,没有疾病,只有开心。”

郎平发微博说:亲爱的招娣,上月去探望你时我们还在讨论排球,我执教的每场球你都很关心并提出䢖议。你对亲情友情都那么执着。还记得1981年我们夺取第一个世界冠军那次,咱俩是室友,决赛前你腰伤复发但咬牙坚持拼完五局,是我们扶着你走上领奖台的你顽强的拼搏精神永远激励着我。非常想你 !我们来世还作队友!

老巴斯:慧眼打造紫金王朝 开创湖人“showtime”

完成收购后让自己的球队从不足亿元升值十倍以上,火箭老板老板莱斯利-亚历山大能够做到。在一个时代建立王朝,公牛老板雷恩斯多夫也完成过。全心全意支持球队发展,爵士老板拉里-米勒不落下风。周围都是妙龄女郎的花花公子生活,快船老板斯特林同样因此闻名。前三项中能够做到一点就能有资格被称为好老板。但杰里-巴斯却令人惊叹地完成了这一切。

从领取救济粮的大萧条受害者到以6750万美元收购洛杉矶两只职业球队的成功商人,巴斯用了42年。接下来的30年中,他的湖人经历了和自己创业历程一样的飞速发展,到现在已经以10亿美元成为市值仅次于尼克斯的球队。

在球队的经营上,巴斯独具慧眼,他经常身体力行主动参加球队事物的管理。巴斯自己曾说:“我就是想创造出一种湖人形象,赋予湖人一种独特的身份。我的意思就是,湖人就是该死的好莱坞!”招入超级明星、找来拉拉队、引来社会名流观赛,他让湖人的球市变得火爆异常。而球队获得的10个总冠他更是居功至伟。湖人的三个王朝之间,穿插着巴斯的金色抉择:1979年的选秀大会上,巴斯亲自挑中了当时不满20岁的“魔术师”约翰逊。随后约翰逊、“天勾”贾巴尔与詹姆斯•沃西组成了三巨头,开创了上世纪80年代只属于湖人的“showtime”(表演时刻)。1996年他又选择了在魔术队刚刚露头的奥尼尔。科比加上奥尼尔的“OK组合”帮助湖人在21世纪之初带来了三连冠。

巴斯去世后的第一场比赛,湖人14分大胜宿敌凯尔特人。但最近他们的战绩却一路走低,在季后赛边缘徘徊。无法进入季后赛,这在巴斯治下只出现过一次。这样的“献礼”,恐怕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吧。

陶伟:用敬业赢得拜仁尊重 从此告别足球“好声音”

“陶指导去世了?”。消息传开,很多人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这个懂足球,爱生活,还刚刚完成德甲新赛季首场比赛解说的人,怎么就突然离广大球迷而去了?

陶伟从上世纪80年代起效力北京队,还曾入选过国青队,1996年退役。他的球员生涯大部分在没有职业联赛的岁月中度过,因此球迷们对他的球员时代的了解极为有限。

但他与足球的缘分并没有因此了结,他创办了名为“汇佳猎豹”的足球俱乐部,还加入了中国梦舟明星足球队,经常到各地踢友谊比赛。同时,他在央视体育频道开始了解说工作,并逐渐崭露头角。他与段暄也成为德甲解说的最佳组合,陪伴观众度过了无数个“十点半档”。

球员时代的陶伟十分平淡,但这不影响他成为一名优秀的解说员。每场解说比赛之前,他都会做足准备,对双方球员的资料和球队状况进行充分了解。作为同行的张路曾经这样评价他:“研究得很深,对各俱乐部的情况掌握得全面而具体”。曾经的职业球员经历也使得他能对场上的情况进行准确判断,并用专业精彩的语言进行分析。他温文尔雅的气质也得到了球迷们的好评。为了提高自己的解说水平,他还经常自费到国外参观豪门,更多的了解历史和最先进的足球战术理念。

提起陶伟,人们首先会想起那句经典的“我还支持拜仁慕尼黑”。陶伟逝世后,拜仁俱乐部第一时间做出了回应。拜仁中文官网刊登了悼念陶伟的文字。这是拜仁俱乐部历史上第一次对一位外国解说员的去世,通过官方媒体表达哀悼。上周末,拜仁9:2狂扫汉堡,他们也迎来了又一个接近三冠王的赛季。看到这样的一支拜仁,相信陶指导也会欣慰的。

鲍尔曼:不害怕死亡 活着就是种奖励

如果你是个不折不扣的运动装备达人便会清楚,1999年耐克公司曾出品的一款纪念款球鞋。在其“Nike”标志旁放置着一个男人的剪影。这个剪影的主人就是同年平安夜与世长辞享年88岁的鲍尔曼,此款鞋就是为了纪念他的离世。而他也不是别人,正是至今仍如日中天的耐克公司创始人之一。

也许你并不了解他,但这仍改变不了他的伟大。鲍尔曼生前是一名非常成功的田径教练。在他的教练生涯中他培养出了31个奥林匹克运动员,而他的徒弟们也分别获得了24个单项冠军和4个集体冠军。而其中便包括如今耐克公司的传奇领袖——奈特。耐克的诞生,就像一个传奇。在执教的过程中鲍尔曼对于运动员鞋子的要求越来越高,他自己动手做出了一双又一双的运动鞋,而奈特虽跑步成绩不佳却对这些鞋子所着迷。他们彼此擦出了共同合作的火花。奈特曾幽默地说:“由于我不是队里最好的队员,鲍尔曼教练设计出来的鞋子理所当然地由我来做试验。”而正是在这样不断实验和求索中,1966年第一双耐克鞋雏形出世,这宣布着田径史将被改变。

鲍尔曼逝世的前一周曾接受了《俄勒冈人》报纸的专访。当记者与他谈到死亡时,他表示许多人谈死色变,其实死亡总会来到。“我已经比常人活得久了,所以每一天都像是一种奖励,我很感激。”而后鲍尔曼在睡眠中安然逝世,他留下了那句永垂不朽的话:“只要你拥有身躯,你就是一名运动员。”

贺龙:三大球搞不上去 我死不瞑目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贺龙元帅作为新中国第一任体育部长,对提高足球、篮球和排球这“三大球”的水平一直十分关注,期望能尽快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贺龙对我国足球事业尤为关注,1954 年,国家体委派青年足球队去匈牙利,向曾获奥运会冠军和世界锦标赛亚军的匈牙利足球队学习。出国前,贺龙委托国家体委副主任蔡廷锴和荣高棠代表他去饯行。荣高棠对领队柯轮说:“贺老总要我转告你们:你们是新中国第一支出国学习的年青的足球队,这是党对你们的信任和培养。我国足球事业的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你们一定要勤学苦练,把外国的先进技术学到手,结合自己的特点去发展,为提高我国的足球水平作贡献。”

1964年贺龙部长督促国家体委发出了《关于大力开展足球运动,迅速提高技术水平的决定》。确定北京等10 个城市和地区重点开展足球运动;要求足球从少年抓起,以中小学为开展群众性足球活动的主要基地;针对中国足球队“风格软,体力不足,射门差”的问题,提出了不怕吃苦、不怕流汗、严格要求,进行大运动量训练,在技术全面发展的基础上,狠抓以射门为中心的30米以内硬功夫等等措施。同年6月,贺龙责成国家体委机关会同共青团中央、教育部,联合发出了《关于在男少年中开展小足球活动的通知》。这年年底,几个主要城市已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中小学建立了足球队。同时,国家体委恢复了甲、乙级联赛的升降级制度。

早在五十年前,贺龙就已经发现了中国足球的不足,并下大力度狠抓国足,但经过一代又一代国脚的“不懈努力”,如今的中国足球取得了怎样的成就呢?借用中国著名电视主持人白岩松的一句话——“国奥队为了不影响全国人民看奥运的心情,早早退出了比赛”,可见国足给国人的是何种感觉。著名杂志《福布斯》上刊登过一篇文章《中国足球为何臭名昭著》,文章中提到:中国足球的丑闻涉及到赌球、操纵比赛、裁判腐败,正是这些问题动摇了中国足球顶级联赛的基础,从而也使得各级国字号球队无法取得成绩。

贺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三大球搞不上去,我死不瞑目”,但愿中国足球人能够后知后觉,用自己的发展步伐让元帅安息。

雷米特:壮大国际足联 成就“世界杯”之父

一提到足球,人们都会想到世界杯,说到世界杯有一个人就不得不提,那就是世界杯的创始人——儒勒斯·雷米特。雷米特创办了国际足联,在他的推动下,1930年成功举办了第一届世界杯足球赛,世界杯奖杯就是“雷米特杯”,因此雷米特被称为“世界杯之父”。

国际足球联合会成立之初,只有7个成员(法国、比利时、丹麦、荷兰、西班牙、瑞典、瑞士),1910年南非作为第一个非欧洲成员国加入,开始逐渐发展。而国际足联的壮大离不开雷米特,这个法国人开创了国际足联历史上伟大的“雷米特时代”。

雷米特上任时国际足联有21个成员国,到他退休时国际足联已经发展到85个成员国。虽然在后来的岁月中国际足联的发展更快,但无疑雷米特的贡献更大,因为是他栽树后人乘凉,没有他们老一代先驱者打的基础,国际足联可能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1921年3月1日,48岁的雷米特当选国际足联第三任主席,他在任期内做了两件事,创立了一个时代。其一,雷米特凭借出众的外交能力,壮大了国际足联的规模,1954年他卸任时,FIFA的成员协会已从20个发展为85个,特别是1946年,雷米特争取到了英伦三岛四个足协(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的加入,作为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这四个足协至今仍拥有独立参加世界杯的资格。其二,雷米特创立了世界杯大赛,1930年7月13日,首届世界杯在乌拉圭揭幕,世界足球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为此,雷米特也得到了“世界杯之父”的称号,最初的世界杯奖杯也以他的名字命名。1965年10月16日,雷米特在巴黎去世,享年83岁。2004年国际足联百年庆典,雷米特被赐予“FIFA百年世界杯奖”,以表彰雷米特的伟大贡献和传奇人生。

亨利·德劳内:用人格魅力为足球打下印记

说到欧洲杯,有一个人必须首先被提及,那就是欧足联首任秘书长法国人亨利·德劳内,因为欧洲杯实际上就是他的构想,也是他让首届欧洲杯的举办权落户法国,欧洲杯奖杯的名字也叫做“德劳内杯”。

德劳内23岁的时候当选为新成立的法国国际联邦委员会(1919年成为法国足球协会)秘书长。德劳内是一位无可置疑的足球专家,他曾是一名裁判,1920年他开始了在国际足球事务的生涯,加入国际足联的顾问委员会,为足球规则的制定出谋划策。

1924年,当国际足联开始制定足球规则的时候,德劳内一直是国际足联的两位代表之一,从1930年开始,正是德劳内编译了关于规则解释的最初的一系列决定。此外,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德劳内还在世界杯的创建中担当了关键的角色。

1928年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国际足联大会上,德劳内坚定的拥护并推动了关于组织一项对所有成员国足协开放的足球赛事的决定性决议。1927年,他与奥地利官员梅斯尔一起向国际足联提议创建欧洲杯比赛,与世界杯一起轮流举办,还包括“每两年一次的预赛”。

德劳内也在欧洲足联的成立中担当了决定性的角色,欧洲国家杯对于欧洲足联的意义无疑和世界杯对于国际足联的意义同样重要。在1954年的欧洲足联巴塞尔大会之后,德劳内写下了向所有欧洲足联成员足协开放的欧锦赛的计划。一个三人委员会被委托考察这个计划的难题:这项赛事不能导致数量过多的比赛,也不能影响到世界杯,而且参与者也不能总是在同样的分组中面对相同对手。

不幸的是,由于疾病,德劳内没能参加这些讨论,他于1955年11月9日-10日之间的夜晚去世,也未能在三年后看到这项属于他的赛事正式诞生。现在,欧锦赛已经发展成为一项成功的足坛盛事,而用德劳内的名字做为冠军奖杯的名字,是最恰当不过的。

很少人能像亨利·德劳内那样,纯粹凭借自己的人格魅力,给足球这样全球化的运动留下如此独特的印迹。德劳内不仅仅是第一任欧洲足联秘书长,也是欧洲足球锦标赛的先驱者。

顾拜旦:诠释奥运精神 终成奥林匹克之父

每四年举行一次的奥运会最早起源于两三千年前的古希腊,因举办地在奥林匹亚而得名。后来古希腊没落,奥运从此停办了近一千五百年,直到近代,19世纪末由法国的顾拜旦创立了有真正奥运精神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

青年时代的顾拜旦志在教育和历史,在普法战争中战败而萌生了教育救国和体育救国的思想。1983年起进行比较教育学的学术研究。1888年,顾拜旦出任法国学校体育训练筹备委员会秘书长,并发起成立了第一个“全法学校体育协会”,设立了“皮埃尔·德·顾拜旦奖”,以表彰最优秀的运动员。1889年,召开推广在教育中设立身体练习课程代表大会,他担任大会秘书长。

1890年,他访问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希腊的奥林匹亚,使他萌生应以古代奥林匹克精神来推进国际体育运动的想法,以创办现代奥运来弘扬奥林匹克精神。一种举办世界性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设想使他开始积极投入到创办现代奥运会的工作之中。1891年,顾拜旦出任法国田径协会秘书长。

1892年12月25日,法国田协在巴黎索邦大学举行成立5周年纪念大会,顾拜旦首次在大会演讲中发表了“复兴奥林匹克运动”的口号,正式提出恢复和创办现代奥运会的想法。1893年,在顾拜旦的推动下,在巴黎召开了“恢复奥林匹克运动代表大会”。来自12个欧美国家的代表们一致通过了恢复奥林匹克运动的宪章,确定了现代奥运会的宗旨。这次会议还决定于1894年4月在奥林匹克运动发详地希腊举行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以后则按照古希腊传统每4年举行一次。

1896年4月5日,第一届奥运会在希腊雅典举行。开幕式上,希腊国王乔治高度赞扬了顾拜旦的贡献。雅典奥运会后,维凯拉斯辞去奥委会主席职务,顾拜旦当选第二任国际奥委会主席。1912年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的第5届奥运会上。顾拜旦针对当时体育竞赛中的一些弊端,发表了著名的诗作《体育颂》,获得了本届奥运会文艺比赛的金质奖章。

1913年,顾拜旦为国际奥委会设计了会徽、会旗。会旗图案白底、无边、上面有蓝、黄、黑、绿、红5个环环相扣的彩色圆环,象征着5大洲团结以及全世界运动员以公正比赛和友好精神相聚在奥林匹克运动会。此外,他还倡议燃放奥林匹克火焰、设立奥林匹克杯等。在确定奥林匹克运动会口号的问题上,顾拜旦最初觉得应以“团结、友好、和平”的口号来指导比赛。后来,他的一个朋友狄东神甫提出了“更快、更高、更强”的口号,得到顾拜旦的赞赏,认为它体现了人类永远向上、不断进取的伟大精神,以后便倡议它作为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口号。1925年顾拜旦辞去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职务。在他任职期间,国际奥委会成员由14个增加到40个,并先后成立了20多个国际专项运动联合会。他卸任后被终身聘为国际奥委会名誉主席。因其终生倡导奥林匹克精神,被誉为“现代奥林匹克之父”。(实习记者:王珑娟 杨艺 王梓 汪煊)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