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差钱主办冬奥恐生变 开幕式场馆仍一片荒地

平昌拿下冬奥主办权时的欣喜如今烟消云散。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平昌会因为差钱放弃冬奥会主办权吗?”韩日两国媒体7日就韩国冬奥筹备陷入停滞给出自己的分析和预测。国际奥委会将在8日就多国联合办赛进行议题讨论,日本舆论对此回应积极。中国知名体育社会学家卢元镇对《环球时报》分析说,各国在申办之初必须对自身实力做出合理判断,中途弃权将严重影响国际信誉。他同时表示,“中国北京和张家口已申办2022年冬奥会,2015年才是决定命运的一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接手韩国主办冬奥会基本没有可能”。

韩国《先驱经济报》7日报道说,为节约成本,国际奥委会考虑让2018年平昌冬奥会主办国韩国与2020年夏季奥运会主办国日本交换使用部分比赛场地。国际奥委会将于8日和9日举行特别会议,商讨减少奥运举办国负担的议题。如获通过,韩国和日本的奥运筹备工作将更加灵活变通。报道还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国际奥委会已向平昌提出要求,停止正在修建的雪橇赛场,将雪橇和平底雪橇比赛搬到日本等其他国家举行。这将为韩国节省1.2亿美元的修建成本和每年500万美元的维修费。《韩国时报》则以《平昌会放弃2018年冬奥会主办权吗?》为题说,一旦平昌放弃冬奥主办权,日本会接下这块“烫手山芋”。

不过日本时事通讯社7日说,平昌奥组委发言人6日称,韩国没有放弃修建相关奥运场馆,也不打算“麻烦”日本。而不久前,江原道政府刚因“差钱”而闹出“返还冬奥主办权”的风波,前后矛盾的态度引人关注。按照韩国《奥运特别法》,改建和新建场馆的费用由韩国政府承担75%,但韩国政府只认可用于开闭幕式的主会场等主要场馆的费用(约50%),这让江原道当地政府非常不满,场馆建设一直拖延到现在没有实质进展。

韩联社分析说,现在留给平昌的筹备时间并不多,各方应劲儿往一处使,而不是你争我夺、因小失大。韩联社说,平昌“三顾茅庐”终于获得冬奥举办权。但3年过去,用于举行开闭幕式的场馆仍是一片荒地,不见场馆设计图和预算方案最终敲定。照此下去,能否按计划在2016年10月前完工是个未知数。韩国江原大学名誉教授文明永称,如果一个国家举办奥运会以失败告终,不仅是丢脸那么简单,更会让整个国家的国际信誉一落千丈。

韩国YTN电视台说,奥运工程搁浅是“地方利己主义”惹的祸。韩国政府曾建议将江陵综合运动场用于冬奥开闭幕式场馆,但遭到江原道政府及平昌民众的强烈反对,原因是损害了平昌地区开发的利益。报道还说,不能为一己私利而闹家丑,让外界看笑话。

尽管平昌冬奥组委对借力别国的回应并不积极,但“日韩联手办赛”的可能性依然在日本媒体中被踊跃讨论。日本《产经新闻》、J-cast新闻网站等都表示愿意看到日本参与此事。J-cast新闻网称,在过去,亚洲能够举办冬奥会的只有日本,何况札幌还在候选2026年冬奥会承办权,所以日本很有竞争力。《产经新闻》认为,从地理、环境上考虑,日本长野成为2018年冬奥会的另一赛场很有可能。

与日本媒体的踊跃不同,日本民众对接办或合办持谨慎态度。日本RecordChina网站在报道外界对“日韩合办冬奥”的态度时说,中国网民不看好合办,认为“韩国不想重蹈2002年韩日合办世界杯的覆辙”,而日本网民则担心“要是失败的话,韩国会把责任推到日本身上”。

华南师范大学体育社会学教授卢元镇7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国际奥委会对待弃权有两个级别的处罚:在申办阶段退出的国家将损失包括报名费、招待审查人员实地考察等前期费用,金额约有数十万美元。而在申办成功后再弃权,将上缴巨额罚款,具体数额会按照签署的合同走。

卢元镇说,中国北京和张家口已申办2022年冬奥会,2015年才是决定命运的一年。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接手韩国主办2018年冬奥会基本没有可能。“冬奥会不同于夏奥会,没有现成的场馆,需要造雪、造山,山的坡度、高度等细节都需精确计算,时间上根本来不及”。

卢元镇还分析说,“越南、韩国等国举办大型赛事主要依赖政府投入,这与中国不同。中国的赛事可以拉到赞助,通过民间或市场集资所占的比重较大,一定程度上能减轻政府负担”。从越南放弃举办亚运会,到仁川亚运会花钱不讨好,实际上已经释放出一个信号——各国在申办之初一定要充分考虑本国国力,特别是财力,做出合理判断,否则中途弃权将严重影响国际信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