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化让中国体坛频吃苦头 积极面对方显博大胸襟

【环球网综合报道】中国篮协最担心的尴尬事终于发生了:在东亚运动会中国VS日本的比赛中,归化球员王新朝喜帮助日本女篮在最后一节完成大逆转……这是继李明阳之后,又一位颇具潜力的好苗子投身日本篮球,并真正的让中国篮球吃到苦头。

女篮:被日本挖角的“重灾区”

正在进行的东亚运动会女篮比赛出现了一名归化球员却引起了中国媒体的关注。在日本女篮108:26大胜关岛女篮的比赛里,身高1.89米的日本女篮中锋王新朝喜就是一名地道的归化球员。出生在天津的她原名叫王岑静,16岁到日本留学,今年刚刚加入日本国籍,她也成为第一位代表日本女篮出征国际大赛的华人球员。

10月9日,东亚运动会女篮比赛全面打响。日本女篮首战108:26狂胜关岛女篮。这场比赛中,日本队的15号中锋王新朝喜(O,Asako)在第一节替补登场,有天津记者认出了这个人高马大的姑娘,她就是出生于中国的王岑静。

1987年12月16日,王新朝喜出生于天津,在加入日本国籍之前,她的名字叫做王岑静。曾在天津市第八十九中学读书,初中学业之后,王岑静于2003年赴日本留学,先后就读于岐阜女子高等学校和枥木县小山市的白鸥大学,2010年加入三菱电机女子篮球俱乐部。

在日本女篮联赛里,王新朝喜的表现非常不错,在处子赛季,她场均就能得到8.1个篮板和13.7分;上赛季她帮助球队杀入季后赛。季后赛首轮,王新朝喜创造了职业生涯的新高,场均抢到10.6个篮板球,砍下17.7分。从这样的数据不难看出,在日本女篮联赛中,她表现非常稳定,而且每一年都在进步。2013年8月,王新朝喜加入日本国籍,两个月后被选入日本女篮国家队,这次代表日本女篮参加在天津进行的东亚运动会也算是重回故里。

说王新朝喜是第一个代表日本女篮在正式国际比赛中登场的华人球员,也许不少球迷会提出异议。此前的川村李莎(原名李莎莎)、天津希(原名赵希)、杉山美由希(原名李明阳)、青岛心(魏新)都曾引起轰动 ,但遗憾的是,他(她)们虽然都是归化球员,但都从未代表日本队参加过国际比赛。

日本体育界特别喜欢归化球员,足球喜欢归化巴西人,篮球界则喜欢归化中国人,女篮尤其如此。远的不说,最近一次引起争议的就是李明阳。这名曾经代表中国队征战过世青赛的年轻球员已经获得日本国籍,但按照国际篮联的规定,由于中国篮协不放行,她还没有获得代表日本队参加国际大赛的资格。

而在过去加入日本国籍的中国球员中,最为接近创造日本女篮历史的是天津希(原名赵希),她在2012年曾入选日本女篮国家集训队,但在伦敦奥运会落选赛开始前没能进入最后的12人名单。因此在10月3日的东亚运动会赛场上,当王新朝喜在第一节登场的那一刻,她就成为了首位代表日本女篮在正式国际比赛中登场的华人球员。“是的,我知道,我确实是第一个。”在帮助日本女篮赢得与关岛女篮的比赛后,王新朝喜面对中国媒体说道。

乒乓球:日益庞大的“海外兵团”

1994年10月13日晚,广岛郊区的亚运会乒乓球馆。

当小山智丽以3:1将排名世界第一的中国乒坛“大姐大”邓亚萍斩于拍下,夺得亚运乒乓球女单金牌时,这位中国“海外兵团”的重要一员,忍不住痛哭失声。

无数中国人坐在电视机前目睹了这一时刻,目睹了曾是炎黄子孙的小山智丽,站在领奖台上,面对着太阳旗在日本国歌声中冉冉升起而百感交集。

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时刻,也是一个令众多中国人难以接受的时刻。人们无法容忍一个喝黄浦江水长大,为中国教练精心培养的运动员却在亚运会这样重大的国际比赛上为别国夺得金牌。

“汉奸”、“叛徒”、“卖国贼”......一时间,中国人久已不用的骂词扑向了千夫所指的小山智丽。

当然,这只是中国乒乓球海外兵团开启的序幕,而小山智丽也只是其中的特例——若不是中日间的历史原因,或许她也不会得此下场

在已经过去的北京和伦敦两个奥运周期,新加坡队一直是对中国女乒威胁最大的对手。从中国“输出”到新加坡的李佳薇、冯天薇、王越古更是在2010年莫斯科世乒赛中战胜中国队,爆冷登顶;而新加坡男乒一、二号男单高宁、杨子,现任主教练井浚泓与功勋主帅周树森都来自中国。以往国外乒乓球球队中“海外乒团”现象不算少,但像新加坡这样几乎全队都“Made in China ”实属罕见。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开始“归化”中国乒乓球运动员,以至于很多国际大赛都是清一色的黄皮肤黑头发……

举重:养狼出状况 国举丢真金

北京时间2012年7月29日晚,奥运会女子举重53公斤级的A组比赛在伦敦ExCeL展览中心进行。在运动员板上的国旗中,却看不到中国国旗———唯一一个中国参赛选手周俊加油因为报名成绩靠后而被分在了B组。

但当运动员出场的时候,却有一个熟悉的面孔: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祖尔菲亚加油让现场中国记者眼睛一亮。“这好像是一名湖南的运动员啊!”在现场,不知道是谁这样用中文说道。而祖尔菲亚最终帮助哈萨克斯坦获得了本届比赛的第一块金牌,而且随后就在后台接到哈萨克斯坦总统打来的祝贺电话。

这块金牌背后,留给国人太多疑问:祖尔菲亚为何会为他国征战?为何中国这个项目几乎主动放弃?为何这块金牌还牵动着中国人的心?

2008年,作为国家体育总局“人才交流计划”的一部分,赵常玲和几名优秀运动员被输送到了哈萨克斯坦,更名为祖尔菲娅。

据介绍,根据湖南体育局和哈萨克斯坦的合同,该计划在2012年9月15日已经到期,近日这位出生于湖南永州道县的姑娘终于回国了。虽然拿着哈萨克斯坦的护照,但她已经于22日在长沙市办理了二代身份证,恢复了本名赵常玲,同时也在湖南省举重队报到完毕。

应对挖角,篮协需反思

日本女子篮球联赛每周末进行两轮比赛(像赛会制,每周换一个地方),训练任务也轻松得多。球员们就在公司总部内设置的球场上训练,和普通员工的唯一差别就是只有打球的任务。

一帮日本大学、公司的“球探”或者“中间人”在中国篮球圈活跃,已不是秘密。篮管中心国管办负责人段炼就说:“很多球队都反映过,有些这样的‘球探’会到各个青年队转悠,看到好的苗子就联系他们的家长,用优厚的条件诱惑。我们也希望各个俱乐部能够加强对球员的管理,同时提防‘球探’通过非正常渠道挖人。”

记者从一名不肯透露姓名的“中间人”处了解道,“归化”的流程其实已经形成一道成熟的产业链,由基层教练推荐或“中间人”自己挖掘有 意到日本读书的球员,然后联系日本的高中或大学,不仅学费全免,还包生活费。球员毕业后,能凭借打球的特长进入还不错的公司上班,即使不打职业篮球,也能生活安稳,一般也就具备了申请移民的资格。

“只要是进了专业队,在这边条件一般的球员,在日本都会比较突出。”这名“中间人”说道,“很多队员在国内可能打不出来,要上一队很困难,淘汰率比较高。有些要打出来,可能还要花钱打通关系,这对家庭条件一般的球员来说很困难,而去日本留学本来也需要一笔不小的花销,这(归化)当然是个既保险又轻松的选择。”不过这名“中间人”也表示,自己运作的球员一般也就打打学生联赛,所以没有引起什么大的动静,像李明阳这样国青级别的球员,只能算是特例,可能运作的方法有不同。

一方面是日本人疯狂挖角,而另一方面,中国篮协也需要认真反思。被日本归化的女篮球员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李莎莎和李明阳这样,曾经在专业队训练,甚至入选过国字号球队,篮协有她们的资料可以监管,因此她们至今都无法代表日本女篮参赛。而另一类就是像王新朝喜和天津希这样的,她们从未接受过专业训练,从中学后便移居海外,从未在篮协注册,可以说是自由身,加入日本国籍后,只要日本队征召,她们随时可以代表日本队参加国际比赛。“现在这种情况很多,男子有去欧洲西班牙的,女子有去日本的。他们中有的是从小去外国读书,然后入籍。有的是父母在海外做生意,随父母一起移居海外,情况比较复杂。”宫鲁鸣坦言,像这种从小就移居海外并入籍的情况,篮协根本无力监管。他说:“如果他们经过专业队训练,在各省市体育局有过注册,那么我们比较好管理,但是这些从中小学就流失的人才,根本不是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人,我们没有她们的信息。”

此前,北京首钢俱乐部副总经理袁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李明阳的天赋非常好,“她是俱乐部的重点培养对象”。而在谈到李明阳为何离开时,袁超说,她是不辞而别,“球队集中时,她就没回来,后来我们听说,她去日本上学了。”据了解,李明阳的父母以女儿有伤为借口推迟归队,直到俱乐部知晓了真实情况。

如果李明阳去日本只是为了上学,倒也平常。但和不少去国外发展的运动员一样,留学或许只是李明阳继续自己运动生涯的一种方式。2012年4月,李明阳正式加入日本国籍,5月申请代表Chanson化妆品队参加日本联赛。不过,由于她当时与北京女篮仍有合同在身,也不符合国际篮联“未满18岁球员不得转会国外”的相关规定,所以,中国篮协并未开具澄清信。其间,国际篮联曾为此事进行斡旋,但北京女篮和中国篮协均没有同意。

李明阳的离去,从表面上看,仅仅是她对于自己前途所作的一次选择。但是,如果从目前国内女篮的现状来分析,就会发现李明阳的离开并非偶然。

和CBA5年20亿人民币的巨额赞助费相比,上赛季的WCBA联赛却连冠名赞助商都没有。各球队的参赛服装都是由运动推广公司向国产品牌购买的;山西女篮最终夺冠,拿到的冠军奖杯竟然出现了断裂的情况。WCBA联赛的俱乐部,除山西女篮和浙江女篮外,一年的经费大多在几百万元,相比于CBA俱乐部的投入,只算得上一个零头。

而从运动员的收入对比来看,女篮运动员的收入少得可怜,“明星运动员的工资,可能和CBA中的一般替补球员差不多,甚至还不如。”某女篮教练告诉记者,“你想想,在这样的情况下,运动员还有心思打球吗?毫不夸张地说,现在很多运动员,都在找机会去学校‘充充电’,然后转行。”

有一个事例,可以充分说明国内女篮运动员人才凋零的现状。去年,中国篮协曾举办了WCBA的体能测试,按照规定,不通过测试的球员,都不能参加联赛。但结果却令人大吃一惊:通过率不到50%。篮协不得不修改规定,否则,联赛就无法进行,因为按照原来的测试规定,各队连参赛的人数都凑不齐。

国乒:坚定养狼 不然狼都没了

金牌的包揽、蝉联、囊括、垄断……实际上并非好事,百花齐放、竞争激烈才是体育的独特魅力。“药方”倒有一副———“养狼”,即为自己培养对手。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有一番经典的“养狼”论。

自2009年2月接任中国乒协主席一职后,蔡振华就提出了“养狼计划”,意在帮助外国选手提高水平,然而迄今为止,反馈效果并不理想。养狼计划中让外国选手来中国训练的举措,共同训练的对象仅限于国乒二队;此外,乒超联赛对外援也设置了诸多限制,以至于近几年已鲜有欧洲名将来中国征战乒超。因此,一度招惹来了“不够开放”的质疑。

因此,中国乒协做出了批准两支外国队伍参加中国联赛的重大决定,这不仅是中国乒乓球历史上第一次,在中国体育史上亦是首开先例。不过,作风向来谨慎的中国乒协还是留了一手:两支外国队伍将从级别稍低一级的甲A打起,并且只打比赛,不计算成绩。尽管如此,国外球队的反映还是令人欣喜。新加坡队除主力大将李佳薇将代表北京队征战乒超之外,冯天薇、王越古和孙蓓蓓几名一线主力都会参加今年的甲A联赛,日本方面派出的mikihouse队同样星光熠熠:平野早矢香是日本的女二号,全日本比赛的霸主;小美女石川佳纯则是日本的希望之星,在横滨世乒赛曾杀入女单八强。

目前来看,尽管国内乒乓球界正逐步统一在“养狼计划”上的共识,但具体执行的方式、过程和结果,并不理想,还处在探索阶段。迫切需要解决的依然是尽快走出“养狼为患”的误区,因为竞技体育的最大特点就是竞争过程和结果的不确定性,如果竞技体育没了悬念,理所当然就少有参与者,也吸引不了眼球。现在,世界各国对乒乓球这一项目的参与度和关注度在日益下降,而且国人对此的关注度和热情也在下降,原因是基于中国长时间的垄断着这个项目。当一个体育项目出现垄断而短时间内又无法打破这一垄断时,其结果必然是自娱自乐。

世上无剑客,怎么能证明你的剑术独步天下?原中国乒乓球队主教练许绍发曾说:“不怕狼来了,就怕狼没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只有把“狼”养大,能够与我们“抢食”,才能激起我们的“野性”和“捕食能力”。输出教练、培养对手,虽然暂时会让我们失去一些优势项目的金牌,但能让更多的人陪你玩,使这个项目在全世界和奥运会上越来越有影响力,那最终的受益者不正是我们自己吗?

国举“养狼”牵扯国际举联利益

虽然中国举重队表示,祖尔菲亚是中国交流出去的运动员,是中国养狼计划的一部分。但不少细节显示,这突如其来的“养狼计划”曝光,还有不少说不清道不明之处。

据说赵常宁去哈萨克斯坦的原因有两个版本,一是哈萨克斯坦举重队来访问,向湖南队要人,最终派去了赵常宁;第二个则是她是国际举联的“养狼计 划”一员,当时是2007年,已逝的梁小冬来到湖南省队,看完她训练之后,梁小冬将她拉到了一边问:“小赵,你想参加奥运会、亚运会吗?你觉自己能够参加 奥运会吗?“赵常宁一头雾水:“ 梁局,我能吗?”梁小冬告诉她:“现在有个机会,这要看你的想法了!”

虽然赵常宁不愿离开中国和生她养她的父母,但为了分配利益,也为了出人头地,她就这样离开了家,通过合法手续成为了一名哈萨克斯坦人。

让人不解的是,她在这之前都假装是一名地道的哈萨克斯坦人,广州亚运会时,她都要带着翻译,假装不会中文,假装跟以前的队友不熟。而就在53公斤级比赛前,就已有祖尔菲亚夺冠之说,因为中国在53公斤项目上的乱象,其实已为她夺冠扫清了道路。有记者分析,中国在平衡地区利益,同样国际举联也要有此考虑。

对待归化 中国应有开放胸怀

与国外归化蔚然成风相比,中国运动员则凤毛麟角。由于不承认双重国籍,中国运动员归化出去的多,归化进来的基本没有。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上,原中国体操运动员李东华代表瑞士出战,并获得一枚鞍马金牌,这也是瑞士有史以来的首枚体操金牌。早年与一位瑞士姑娘相爱后,李东华远“嫁”他乡。初到瑞士,李东华找工作四处碰壁,无奈之下只得重操旧业。5年之间,李东华耐住了寂寞,刻苦的训练终于得到了回报,奥运赛场一举成名。李东华的故事充满了传奇性,也极富励志色彩,可谓功德圆满,但这种情况毕竟太稀罕。在中国,最有名的也争议最大的,还是乒乓国手何智丽(日本名小山智丽)的故事。

十几年之后,体育运动国际化早已深入人心,归化球员也不再是洪水猛兽,人们的态度越来越宽容。2008年奥运会上,当中国“海外军团”来到北京之时,国人早已没有了往昔如临大敌的感觉,大家早已能心平气和地在一起各为其主、同场竞技。

从严苛到宽容,对新鲜事物“归化”,人们需要一个接纳的过程。眼下,在归化渐成气候的形势下,中国敞开胸怀积极应对已成大势所趋。

近日,早已把中国当成第二故乡的马布里来到武汉看球。马布里表示,如果有可能,他也希望成为中国队的“归化”球员。“马布里没有机会加入中国男篮,从血缘和法律角度都不行。”邓华德表示。邓帅此话不假,“独狼”想归化中国男篮必然要放弃美国国籍,加之马布里早已代表美国队出战过雅典奥运会,根据国际篮联的相关规则,马布里根本没有归化资格。

伴随全球化进程,各国间体育人才的交流也在飞速增长,从全球范围来看,归化球员现象其实在世界各地已经非常普遍。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