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竟成高校学生杀手 没有身体何谈未来?

【环球网综合报道】 5月16日,华南理工大学一名本硕博连读班男生在参加1000米测试时休克,虽经抢救,却未能留住年轻的生命;5月20日,广州一名初一男生在课间操跑步时突然倒地,不幸离世;5月23日,华东政法大学一名大二女生在晚跑锻炼时突然晕倒,最终也离开了人世……生命无常,理应敬畏。但我们又不得不追问:本应绽放的生命何以如此脆弱?

学生体质连年下降 “圈养”教育何时方休?

青年学子运动意外事件频发,除了当事人自身的健康状况,还源于如今学生体质的滑坡。国家体育总局、教育部去年9月联合发布2010国民体质检测结果表明,大学生身体素质25年来一直在下降,尤其是心肺功能。与1985年相比,肺活量下降了近10%,大学女生800米跑、男生1000米跑的成绩分别下降了10.3%和10.9%。对于高校学生的健康和体质,专家表示不容乐观。

日前,教育部和国家体育总局联合进行大学生体育测试的普查。有统计数据表明,学生肺活量水平、体能素质持续下降,体能素质中的速度素质和力量素质已经连续15年下降,而耐力素质更是连续25年下降。

此外,各学段学生视力不良率仍高居不下,其中19-22岁的大学生为84%。学生超重率也在持续增加,据中国人民大学体育部副主任付浩称,当前大学生戴眼镜、"豆芽菜"、小胖墩的比例明显较10年前多。大学生生活作息不规律,晚睡晚起,喝酒吃夜宵导致肠胃功能紊乱。体育课上很小的运动量就让他们身体不适,反应剧烈,这说明大学生的身体素质确实下降得太离谱了。

对于这样一个无奈现状,知名教育专家熊丙奇认为,这完全是我国“圈养”教育的结果。

“我国学生体质下降,多年前就引起关注,并找到了导致下滑的原因。具体包括应试教育模式,使学校教育只关注学生的高考科目,体育被边缘化,正常的体育锻炼时间被挤占。虽然教育部曾要求中小学每天保持一小时锻炼,但在很多地方没得到落实,而不少学校出于安全原因,对学生实行圈养教育,要求学生在课间不得离开教室,不得在校园追逐打闹。久而久之,也使得学生不愿运动,没有良好的体育运动习惯。”熊丙奇说。

生活习惯不健康 熬夜或成主要“元凶”

放眼当今校园,宅一族、晚睡族、肥胖族,成了大学生形象拼图的主要构件。而上述几类人恰恰是运动性猝死的高危人群。医学界人士曾告诫:所谓疾病,绝大多数是生活方式病。大学生体质羸弱的现状折射出的是他们生活方式有着严重的问题。探访大学宿舍,你就会看到头戴耳机玩游戏的、围成一桌觥筹交错的、通宵夜聊的学子不在少数。独独锻炼身体,这个五育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却成了某些大学生作息安排中可有可无的选项。

学生在运动中猝死,除了被大家诟病的体育锻炼减少体质下降的因素外,生活上的不良习惯也可能是导致猝死的“元凶”。目前正参与大学生猝死相关研究的成都大学体育学院科研科主任朱斌昨日告诉记者,“经常熬夜其实是造成大学生运动猝死的主要原因,这一点已经是业内公认的。”

虽然之前几位大学生的运动猝死是否与平日的生活习惯有关还不得而知,但还是有人怀疑运动猝死事件的频发与经常熬夜有着一定联系。成都大学体育学院科研科主任朱斌表示,经过他们3年的调研发现,经常熬夜是造成大学生运动猝死的主要原因。

朱斌说,引起年轻人特别是大学生运动猝死的原因基本上是以下三个,“一是身体素质下降,二则是本身有疾病,三则是经常熬夜。而经常熬夜是造成大学生运动猝死的主要原因。”朱斌还进一步解释说,“本身有疾病的人,他一般在运动时会很注意适可而止。反倒是那些平时看起来很健康的孩子,他绝不会认为自己的身体有问题,哪怕是熬了夜。但当身体承受不起运动负荷时,心血管方面就很容易出事情。”

“前段时间我上上午一、二节课,看到很多学生都是没睡醒的样子,我就问,昨晚12点之后睡的同学举手,结果居然有一半的人。我又说,昨晚2点之后睡的同学请举手,竟然都还有三分之一的人举手。很多学生都意识不到熬夜对人的身体损害很大。其实不是有人在网吧里连上几个通宵死亡的吗?而熬了夜去运动,运动就成了一个加速死亡的诱因。”为了尽可能保证体育课安全,又能让学生得到锻炼,成都大学还在三年前推出了“12分钟走跑”,“可以走,也可以跑,也是为了让学生量力而行。如果不能保证自己有个健康的生活习惯,一定要量力而行。”

教育部欲用折返跑替代长跑

教育部“青少年健康评价与运动干预”重点实验室上海中小学研究基地,日前已着手用20米往返跑取代800、1000米跑的试验工作,将在上海三个区县、18所学校、共计5000名学生中进行试点。

该基地的负责人、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季浏解释说,跑、跳、投等传统运动项目所测试出来的成绩,并不能完全反映学生的体质,更多体现的是运动能力。

“目前的中学和大学阶段的体育测试,女子800米、男子1000米是‘规定动作’,但学生速度的快慢与体质健康并没有多大关系。这两项作为学校田径运动项目本身并无不可,但作为‘硬杠杠’来测试学生体质并不科学,”季浏说。

“从生理学角度来说,有氧能力主要反映学生的心肺功能,而800、1000米跑却是有氧和无氧相结合的运动,不能准确反映人的心肺功能。”

季浏还告诉记者,测试表明,20米往返跑跑在体能上的消耗并不亚于800、1000米跑,目前许多国家,如美国、日本等均采用耐力式的20米往返跑,这是较好的有氧运动。

广东高考取消中长跑

2010年,广东省考试院对体育考试内容作了较大调整———取消了中长跑(男子1500米/女子800米跑),考试内容从前一年的四个必考项目,更改为三项基本素质(必考)和五个专项基础(选考)两部分,考生可在5个选考项目中任选一个。

为何会有这么大变化的“动作”?高考体育术科考试主考官介绍说,原来的中长跑主要测试考生耐力,但一推出,就引起基础教育的教师和考生的一些不同意见,认为这个项目难度较大,中学平时练得少。“加上这个项目对场地要求高、考试时间长,取消这个项目对选拔学生没影响”,因此省教育考试院就实事求是地取消了中长跑项目,增加了体现学生特色的篮球、游泳等选考项目。“毕竟我们不是在‘选壮丁’,而是要挖掘一些真正有天分、有潜能、有特长的学生作为体育事业发展的补充力量”不少地市的带队老师十分认同体育统考的变化。

多所高校取消中长跑

在去年的华中科技大学校运会上,取消了以前一直开展的女子3000米和男子5000米两个长跑项目。

针对该项目为何被取消,该校体育部副主任沈跃进在采访中进行了解释,他表示之所以取消长跑,主要原因是连日来武汉一直阴雨、气温很低,导致校运会不得不从三天压缩为两天,因此必须缩减一些项目,而3000米和5000米报名的人比较少,而且耗时很长,所以就被取消了。当然他也承认安全因素也是取消这两个项目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两项对学生的身体素质要求较高,现在的大学生大部分都达不到要求,上场有一定危险性。”

此外,据西安媒体报道,西安也有30多所高校运动会都已取消长距离跑步,原因是校方害怕发生猝死现象。与此同时,北京大学体育部的工作人员很肯定地表示:“在我们的校运会上,的确没有3000米以上的长跑项目,无论是女子3000米还是男子5000米,我们日常体育课上都没有开展,所以校运会上也没有这两个项目。”

和北大做出同样选择的还有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科技大学,他们也在校运会上取消了3000米以上的长跑项目,径赛最长距离为1500米。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野蛮体魄”成当务之急

反观我们的近邻,日本的学生往往视体育为一项最基本的必修课,就像中国学生对待语数外的态度一样。 在日本,棒球和橄榄球这两项团体运动成为中小学生最为热衷的两大运动。棒球和橄榄球比赛从小学一直延伸到大学。

日本年轻人在做自我介绍时,很注重介绍自己的“趣味”(爱好)。日本公司在招募新人时对学生的“趣味”也非常重视。比如,如果一名应聘者在棒球或橄榄球项目上取得过很好的成绩,往往会被招聘者认为“干劲足”、“年富力强”,在资历上有很大的加分。

尽管日本中小学学生的锻炼时间已经大大超过中国,但是日本政府仍希望增加体育课的课时。2008年初,日本中央教育审议会向文部科学相提交报告要求修改《学习指导纲要》,报告建议为解决学生体质下降的问题而增加体育课的课时,为重视传统文化,中学体育课要必修武道。

在2011年,由中日韩三国青少年研究所调查得出的“中日韩三国高中生身心健康状况比较研究报告”出炉。

在体质方面,从未因病或伤请假的比例从高到低分别为韩国(71.6%)、日本(53.1%)和中国(45.4%)。自认为身体健康状况“很不好”和“不太好”的比例,中国高中生为最高(25.9%),其次为韩国(19.6%),最后才是日本(19.3%)。这说明,韩国学生的体质明显好于中国学生,也不逊于日本学生。

尽管如此,韩国政府仍担心中小学生体能下降,向小学派遣专业体育指导人员。韩国政府在2012年年底前向全国所有小学派遣体育专业指导人员,指导学生开展户外体育活动,以改善学生身体素质。根据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计划,这些专业指导人员将帮助韩国全部5800多所小学提升学生户外体育活动质量。

与此同时,文化体育观光部计划支出123亿韩元(约合1030万美元),用于向低收入家庭学生免费发放各种体育赛事门票。另外,韩国政府打算以资助等方式,鼓励学生利用周末参加体育比赛。

在韩国,除了在学校接受体育锻炼外,把孩子送往夏令营或冬令营进行“魔鬼训练”成为家长提高孩子体质、锻炼其意志的重要手段。韩国的军训夏(冬)令营往往一天训练8个小时,吃苦就是训练的唯一方式。

在了解我们的邻居后,我们应当反思:大学生是民族的未来,大学生整体上体质羸弱,所折射出的重重问题亟待教育工作者、家长和学生本人重视。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曾著《体育之研究》一文,提出“欲文明其精神,必先野蛮其体魄”,因为强健的体魄是做一切事的本钱。其实,从古至今中国有识之士的教育观早已超越了单纯的知识本位。这种教育观何尝不是对现实的警醒与鞭策?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