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明日客战日本队 李霄鹏或将重拾三中卫阵型

归化三人组“囧途”风波过后,中国队也于1月24日进行了抵达日本后的首次室外合练。而随着阿兰、洛国富两人到队,教练组得以在25日下午的训练中完整地演练客战日本队的主力阵容、阵型。从目前队内反映的情况看,4名海外球员中,蒋光太、武磊“来之即用”的可能性较大。至于阿兰能否出场甚至首发,则有待教练组赛前的仔细权衡。可以肯定的是,12强赛下半程再遇强大的日本队,中国队依然保持对己、对彼实力的清醒认识,但在技战术运用层面决不会一味龟缩防守。

“二番战”1月27日即将打响

由于中、日两队在本届12强赛的“二番战”即将于1月27日打响,因此中国队抵达日本后,实际仅有3次室外合练的机会,其中还包括赛前一天强度相对较低的比赛场地适应训练。在这种情况下,24日、25日两天下午的合练强度更大,内容更紧凑,含金量当然也最高。

受赴日旅途期间个别航段航班被取消影响,阿兰、洛国富两名归化球员直到1月24日下午才抵达国足驻地报到,他们也因此错过了全队24日的客场首练。不过,洛国富本轮停赛、阿兰去年11月底返回巴西后久疏战阵,因此中国队针对本轮比赛的人员调配工作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在常规的15分钟对媒体开放时间过后,中国队当天的训练立即进入技战术演练及分组对抗环节。

采用三中卫战术是“大概率”

中国队将在27日的比赛中推出何种阵容、阵型来应对强大的日本队?实际上新帅李霄鹏在球队上海备战期间已经有了比较明确的想法。在上海,中国队除本月16日、20日进行两场内部教学赛外,累计进行了约10次室外训练。除了训练前期以“唤醒身体”为主外,其余大部分训练都以技战术演练内容为主。虽然当时参训的44名球员被平均分在红、白两队内,并分别由李金羽、陈洋两位助教负责具体带队工作,但在执教理念或者说技战术打法思路方面,两队总体保持一致。也就是说,无论分组训练,还是后面的“红、白对抗”,都以客战日本队为战略目标。教学赛也是按照中、日两队有可能在比赛中采用的战术来“仿真”进行的。

在上海集训期间,国足红、白两队曾先后试用过多种阵型。在各种阵型当中,“3-4-3”阵型曾被重推。而这一阵型在实践过程中并非一成不变。比如,当比赛由攻转守的时候,那么阵型就有可能转为“5-4-1”。可以说,李霄鹏在带队过程中也比较注重攻守平衡。这样看来,采用三中卫战术应该是大概率事件。

24日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前锋武磊也特别强调说:“这场比赛我们一定要吸取上一场的经验教训,不管结果怎样,一定要把精气神、拼搏精神表现出来。不要像第一回合一样被动。我们还是要放开自己。”这样一份表态也预示着中国队在27日的比赛中不会像两队首回合交锋时那样全面退守。

国际裁判马宁到队授课

至于具体人选安排,教练组目前仍在仔细权衡。以4名“海外球员”为例,与大部队同期抵达日本的武磊、蒋光太两人,一个一直随西班牙队进行“西甲水准”的备战;另一个此前随广州队参加了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并在前往阿联酋迪拜探亲期间保持训练。两人“来之即用”的可能性非常大。至于洛国富、阿兰,一个累计黄牌停赛,一个久疏战阵。就技术能力来说,阿兰具备担纲主力的实力,但如果身体状况不够理想,教练组亦有可能安排他作为替补扮演奇兵角色。

由于抵达日本后备战时间有限,中国队出征前还作了其他一系列准备工作。比如,针对赛场上可能出现的犯规问题,球队方面也作了预案。在上海集训期间,中国足协特邀现役国际级裁判员、曾经执法过多场40强赛及12强赛比赛的马宁到队为国脚们详解国际足坛最新判罚规则要领及判罚尺度。授课期间,马宁还结合12强赛前6轮中国队及其他部分球队的一些典型案例,来引导国脚们理性应对可能出现的争议判罚。国脚们对此类课程普遍比较欢迎。 

球员

蒋光太希望“零封”日本队

当地时间1月25日下午,中国男足赴埼玉2002世界杯球场副场进行抵达日本后的第二次室外合练。据了解,除身体略有不适的门将王大雷外,包括归化球员阿兰、洛国富在内的其余25名球员全部参加了此次训练。训练开始前,入籍球员蒋光太接受了媒体采访。他由衷表达了在27日比赛中帮助中国队“零封”对手日本队的愿望。

蒋光太在随国足参加完去年11月中旬客战沙特队的比赛后,返回了中国,并代表广州队参加了2021赛季中超联赛第二阶段比赛。在此之后,他前往阿联酋迪拜与家人团聚,因而错过了国家队在上海的集训。

对于自己目前的身体状态,蒋光太自信地表示:“我和之前的(英国籍)体能教练拉姆一直有联系。他从国家队辞职后返回了英国,我们约好在迪拜见了面。我保持着很好的身体状态。”

对于新帅李霄鹏,蒋光太表示:“我刚归队两天。我的第一印象是教练团队非常友好、热情,希望我们能达到共同的目标。”

对于即将进行的中、日两队12强赛“二番战”,蒋光太表示:“相信教练组有了详细的布置。我们演练了战术安排,也通过录像分析了对手,比赛的时候我们只要把战略执行好,让我们拭目以待。”

对于刚刚结束的假期,蒋光太幸福地回忆说:“我和家人在一起聚了聚。这个新年希望给全国球迷献上一场胜利。”

对于27日的比赛,蒋光太展望道:“上一场我们以0比1输球,希望这场能‘零封’对手。”采访的最后,蒋光太用中文“春节快乐”给广大中国球迷拜年。

郑铮对日本队有研究

训练开始前,后卫郑铮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表示,能够重返国足集体非常开心,他个人对左后卫、中卫位置都很熟悉。

郑铮曾经因家庭原因而错过代表球队参加此前6轮12强赛比赛的机会,对于重返国家队,这位来自泰山队的老将直言:“能回到球队很开心,不管以什么角色,都会全力以赴完成好比赛。”

对于前段时间球队在上海集训的效果,郑铮评价说:“上海集训对我们来说是身心的恢复,毕竟我们经历了联赛和足协杯决赛后,很快就投入到12强赛备战中,进入国家队角色。”

对于擅长左脚的郑铮来说,后防线上的任何位置都比较熟悉。他说,“我作为老队员(对各个防守位置)都不陌生。我会根据场上情况,尽可能调整好自己,全力以赴作准备。自己能踢边卫和中卫的位置,之前踢边后卫比较多,随着年龄增长,现在中卫踢得多。左后卫、中卫这两个位置我都不陌生。还是根据主教练要求,尽力完成好比赛。”

对于27日客战日本队比赛的目标,郑铮坦言:“国家队比赛每一场都很重要,尤其是12强赛,我们争取完成好这两场比赛,始终保持在小组里的竞争力。”

作为球员,郑铮先后在俱乐部队、国家队与主帅李霄鹏合作。对于这位熟悉的新帅,郑铮透露道:“他给我们灌输的更多是减少压力的内容,让我们轻松地面对比赛。”

对于对手日本队,郑铮评价说:“日本队很强,我们有针对性地去看了对方进攻队员的表现,对他们的阵型、定位球也有一定的研究,有所了解。”

郑铮最后也向球迷拜年,提前祝全国球迷新年快乐、虎年大吉。

记者手记

日本疫情恶化

国足得益于“气泡式”管理

中国男足是在日本疫情恶化的当口抵达东京。

球队在日安全引担心

1月22日,东京都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首次超过1万例,达11227例。近几日,东京每日新增确诊也都有近万人,正处于相当于准紧急状态的“防止蔓延等重点措施”之中。这样的严峻形势下,一名国足驻地酒店工作人员在24日检测为新冠阳性,也就不足为奇。消息一经发布,引发球迷和媒体对球队在日安全的担心。

记者发现,除了在24日训练结束后,球队在训练场稍作停留等待酒店完成消杀外,队内一切如常。

正如日本足协公告所说:“我们确认,中国国家队的工作人员、球员和其他相关人员不是该工作人员的密切接触者。中国队备战1月27日的比赛没有变化。”

这一“没有变化”得益于严苛的“气泡式”管理模式。与此前在中东多国参赛相比,中国队并不具备在东京包下酒店的条件。在与其他人员混住的酒店实现“气泡式”管理,必须理清每一个细节。

每日提交电梯使用计划

在日本期间,中国队入住封闭楼层,使用专用进出通道,酒店以“零接触”为原则提供必要服务。入住期间,酒店服务人员不进行房间清洁。在完成消杀和准备工作,酒店人员离场后,队伍才能前往专用餐厅用餐。固定时段的健身房使用也是如此规定。每个楼层都设置物资补给台,生活用品更新、废品回收以及洗衣袋取放都通过补给台实现。

电梯无法做到24小时专用。由球队每日向酒店提出电梯使用计划,在固定时段使用电梯,每次使用均由酒店员工(当日抗原检测结果呈阴性)佩戴全套防护设备进行操作,避免球队人员直接触碰电梯按键。每一次记者下意识想要去按电梯,都会有工作人员提醒。

防人也要防物

记者在日本的同事将电话卡送到前台后,一张小小的电话卡也要经过数次消杀才能送进“气泡”。

中国队内的每人每天都要进行核酸检测,结果呈阴性后方能出房门活动。核酸检测也是“零接触”,检测方式与东京奥运会时备受关注的“吐口水式”稍有不同:自行口含棉签三十秒后,再将棉签放入试管即可。

其实,在这样严格的防疫措施下,任何酒店工作人员都很难成为球队的密切接触者,自然也就不必过分紧张。记者一路跟随球队征战12强赛,这样的情况远非首次,每次都得到了及时处理。

27日与日本队的比赛,日方预计将有25000名观众入场。而就在前不久,就有日本球迷在发烧情况下前往球场观看天皇杯足球赛后确诊,成为新冠病毒传播的重要源头。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