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格一针鸡血下去,阿森纳如何把8-2踢成了1-3

2017-12-04 08:22:00 肆客足球APP 分享
参与

  一场比赛但凡精彩到这个程度,词穷的人们总会想起弗格森那句著名的bloody hell。也许把这句直译过来,更符合温格遇上穆里尼奥时的心境。

  穆里尼奥为温格造出的鲜血淋漓的地狱,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爬出来的:今年5月那场2-0,让温格足足等了12年,但那种就要重见天日的感觉,有时刺眼到让人眩晕。

  温格实在太想把穆里尼奥按在地上摩擦了,一次两次三次才够解恨,尤其在他意识到球队已经具备这种可能性的时候。然而千算万算,谁能想到在地狱甬道的尽头,还有个守护者叫德赫亚。德赫亚的身后就是朗朗乾坤,但从他手指缝投射到温格脸上的,是一道道诡异的阴影。

  如果这是一场由阿森纳出演男主的电影,那么电影的结尾应该是这样的:男主无力的倒在血泊里,眼中满是不甘,演了90分钟对手戏的大boss在远处微微一笑,留了一地的惊叹号,准确说是14个惊叹号。这并不是什么暗黑的情节安排,人生本就如此:谁告诉你单凭不要命的努力就能推导出成功?

  阿森纳从第一秒钟开始就不太对劲,对比之前他们拿下热刺的比赛,酋长球场的草皮都感觉到了明显不一样的压力。温格太知道跟穆里尼奥打消耗战是什么结果了,何况阿森纳拿了控球权也并不具备曼城的统治力。所以整个球队都是打了鸡血上的,目的就是抢开局,一出荒诞剧也就这么开始了。

  拉卡泽特可以打鸡血,厄齐尔可以打鸡血,但科斯切尔尼和穆斯塔菲不行,这对在11月最稳的中卫组合,真的抢到了开局,他们只用10分钟时间就挖成了一个巨大的坑:科斯切尔尼那个莫名其妙的长距离横向转移,穆斯塔菲在被逼抢之下多带的那两步,都是鸡血并发症的典型反应。

  然而一针鸡血至少有一个好处:这支队伍绝不会再有什么患得患失,0-2之后的疯狂反扑尤其能圈粉。实际上在林加德两个进球之间的50分钟,阿森纳在进攻中的表现完全可以打满分,甚至在拉卡泽特扳回一城之后,林加德那脚慢慢悠悠的门柱,一度让人有风水要逆转的错觉。

  阿森纳不知道是第几次拿到角球机会,转播镜头给到了酋长球场的看台,那个翘首以盼的黑哥们儿眼里分明写着2-2。他的确有理由这样期待,温格赛后也说:他们原本可以5-2赢球的。嗯,运气再好一点可能是8-2。

  1-2这种微妙的比分对打鸡血的队伍来说简直是最要命的:还记得对曼城吗?同样是0-2落后,同样是拉卡泽特扳回一球,明显起势的阿森纳却被一个越位预判活活掐死。甚至再对比细致一些:热苏斯进的第3球,和林加德进的第3球,都发生在拉卡泽特进球的10分钟之后,除开误判因素,这恐怕不是巧合。

  当然这个1-3的内涵明显丰富许多:大概同样也是鸡血上头的博格巴(参看他的发型)领到了一张鸡血卡,然而客观来说,德赫亚至多能保证客队不输,如此被动还能拿3分,残阵曼联只能仰仗博格巴的强悍,他的国家队队友科斯切尔尼很少被弄得如此狼狈,以至于在博格巴被罚下之后,原本科斯切尔尼也可以提前结束这场噩梦的。

  所以主裁马里纳大概是出于错进错出的考虑,没有在最后时候给维尔贝克一个点球。比赛踢到这份上,竟连误判都显得黯然失色了。

  其实鸡血这种物质,对大部分人来说副作用都是很明显的,除了需要时刻保持冷静的中后卫,像桑切斯这种本身自带鸡血体质的球员,也容易出现过犹不及的问题:拉卡泽特的进球源于桑切斯的挑传策动,但这一瞬间的灵光乍现,并不能掩盖桑切斯绝大部分时间里与队友的不合拍。

  鸡血最适合谁?必须是厄齐尔。当厄齐尔的奔跑步频和覆盖面积无限接近拉姆塞,当厄齐尔奋力回追把对手铲翻在地,被吹犯规后还一脸凶相的抱怨,这场球无论输赢,起码场面上就算值回票价了:阿森纳在进攻端的整体流畅性,与厄齐尔的状态基本是正相关。

  那么终极问题来了:虽败犹荣这种标签,究竟象征着一种理性的欣赏,还是一种无解的麻醉剂?

  其实这件事也可以区别对待,比如对曼城的1-3也勉强可以算,但实力差距摆在那儿,倘若虽败犹荣仅仅是败给了德赫亚,那么下一次的交手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有人说这是德赫亚的常规操作,拜托,这话德赫亚听了也会不好意思吧,鸡血剂量最大的其实是他。

责编:程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