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善联赛执法 请洋哨算一招

2019-08-13 09:14 环球时报 李佳寅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李佳寅】在11日的一场中超焦点战中,领头羊广州恒大客场3∶1击败北京国安。赛前,主裁人选就成为媒体热议的焦点。最终,中国足协邀请新西兰裁判马修·康格担任主裁,视频助理裁判则启用葡萄牙国际级裁判迪亚斯,开了中超先河。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足协9日正式下发《中国足协关于做好2019赛季职业联赛收官阶段裁判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到“引进并增派更多外籍裁判加入中超与中甲联赛执法”。可见在中国赛场上,洋哨增多或是趋势。

克拉滕伯格曾执法欧冠和欧锦赛决赛

  也曾出现尴尬

  本赛季初,中国足协推出职业裁判制度,首批5名职业裁判就包括英国人克拉滕伯格和来自塞尔维亚的马日奇两位洋哨。英国《每日邮报》当时评论称,这一举动可以被视作中国足坛向外籍裁判提供更大平台。克拉滕伯格认为:“中超联赛近年来进步明显,因此也希望裁判队伍的水平与之相匹配,我很期待成为其中的一员。”

  从2019赛季中超已过去2/3的赛程看,洋哨整体表现尚可,这也许是足协在关键时期增加外籍裁判人数的主要原因。不过,洋哨也会出现失误。在中超本赛季首轮的上海德比中,马日奇就出现过“认错球员发错红牌”的尴尬一幕,后在视频助理裁判的提醒下改判。

  根据相关统计,在2018赛季中超全部240场联赛中,由外籍主裁判或外籍裁判组执法的比赛场次数为47场。与此同时,每一轮中超联赛都有邀请外籍裁判执法。大多数外籍裁判都在场上展现出极高的专业程度,但也有部分判罚引发争议。放眼国际赛场,外籍裁判也曾犯下过无法弥补的错误。2009年切尔西主场迎战巴萨的欧冠半决赛中,挪威籍主裁赫宁存在明显漏判、错判,引来蓝军球员巴拉克至今令人印象深刻的怒吼(如上图)。2018年,在接受《马卡报》的专访时,赫宁承认在该场比赛中确实有过误判。

  中超绝非孤例

  其实,任用外籍裁判绝不是中国足坛独有。据报道,沙特顶级联赛全部由外国裁判执法。克拉滕伯格来华工作之前就曾任沙特足协首席裁判官。此外,专业媒体“进球网”7月曾报道称,为确保赛事公平进行,马来西亚足协邀请外籍裁判执法足总杯赛事,并为此向泰国足协、日本足协和澳大利亚足协发出邀请。最终,综合考量相关反馈和执法水平后,马来西亚足协与日本足协达成协议,日本裁判成为决赛执法者。在此之前,一些马来西亚本土裁判在比赛中表现拙劣,严重影响到其足球联赛发展。

  在希腊,由于曾经上演过“俱乐部老板持枪大闹球场”的事件,希腊足协不得不邀请西班牙裁判执法希腊杯决赛。2018年3月,在希腊超级联赛PAOK塞萨洛尼基与雅典AEK之间的榜首大战中,由于对裁判判罚不满,塞萨洛尼基主席萨维迪斯竟持枪上场威胁裁判。这一事件不仅导致整个联赛中断,还让整个希腊足坛成为世界足联的重点关注对象。这一事件的背后,正是希腊本土裁判执法能力的问题。美联社在报道中进一步指出,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引入外籍裁判会是很好的举措,而且也确实收到很好的效果。

  英超曾一度只有本土裁判,但据包括《每日邮报》在内的多家英国媒体披露,2019-2020赛季,英超联赛或将迎来首位外籍裁判——澳大利亚人吉列特。他是澳大利亚最有经验的裁判之一,今夏移居英格兰,并与英足总完成签约,成为次组裁判,主要负责英冠联赛的吹罚。但由于此前有过次组裁判执法英超的先例,因此吉列特有望成为首位登陆英超的外籍裁判。

  苏格兰力挺土哨

  按照前英超职业裁判公司总经理哈克特的说法,英超裁判员皆为职业裁判,他们每月固定收入为4000英镑。每场赛前,裁判们还会收到1000英镑的比赛奖金。此外,他们每年还有一笔2000英镑的健身补助。综合上述数字,一名英超主裁年收入在10万英镑左右。除此之外,英超职业裁判公司还为他们免费配备笔记本电脑、手机以及上网卡。所有的裁判员制服、装备器材、手表以及沟通设备也都是免费提供。

  但英超管控裁判不仅靠“高薪养廉”,还有“处罚信息公开”制度。哈克特曾表示:“信息公开是足球管理机构的职责。在确定失误性质后,裁判员首先会遭遇停赛,并接受为期3个月到半年不等的回炉重造。在此期间,他的收入会被大幅度削减。而一旦失误被认定为原则性失误或非技术性失误,那么他将被革职。”

  作为英超的近邻,苏超却对外籍裁判完全不感兴趣。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苏格兰足总主席马克斯韦尔明确强调:“我们拥有22名列入国际足联名册的裁判,他们也会像球员或者教练那样出现失误,但我坚定支持他们,他们是苏超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管理机构,我们有责任支持和鼓励他们,就像我们支持教练员和球员那样,这样才能让苏格兰足坛变得更有活力。”

责编:高鑫戈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