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改革提四个结合 基层设计已可看到成长曙光

2015-03-02 14:02:00 中国新闻网 卢岩 分享
参与

  或许是受到屡见报端的负面新闻影响,近年来,“举国体制”在中国体育舆论场中,地位总略显尴尬。体育主管部门期待着依靠它,继续为奥运赛场争金夺银提供不竭动力;而民间舆论则认为,它是体坛各种乱象的诱因之一。2月27日,《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通过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审议。在新华社发布的消息中,有300多字的篇幅涉及足球改革,值得注意的是,“举国体制”四字赫然在目。

  新华社消息有关足球改革的表述中,提及了“四个结合”——“坚持立足国情和借鉴国际经验相结合、着眼长远和夯实基础相结合、创新重建和问题治理相结合、举国体制和市场体制相结合”。作为中国竞技体育创造辉煌的源动力之一,举国体制在中国足球改革与振兴的新蓝图中,被赋予了一席之地。而找到举国体制与市场体制的契合点,对于中国足球的发展,可谓善莫大焉。

  仁川亚运会上,包括足球在内的中国三大球战绩不佳。当时,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肖天在接受采访时曾感叹,“一定是在顶层设计上的路没有找准,否则无法解释这个问题”。他认为,国家队要在世界舞台上给老百姓争气,职业联赛、体育产业的发展也要大力提倡,但举国体制和市场经济两者间不能走极端,用一个去否定另一个。

  长期以来,舆论界一直存在着关于举国体制的存废之争,积贫积弱的中国足球也曾被卷入争论。有全盘市场化论调者主张,中国足球如果要发展,“政府越管越乱,反而什么都不管是最好的”;同时也有声音认为,中国足球的问题,恐怕在某种程度上恰恰因为“举国”得不够。

  实际上,即便在足球发达国家,政府的支持对足球发展也具有不可小觑的意义。作为欧洲五大联赛之一的法甲,俱乐部曾长期被拒绝上市,原因则在于体育组织具有社会性。不少俱乐部接受政府的公共资金,用于发展青训事业,形成“政企协作”模式。“许多体育组织带有集体、社团性质,具有广泛的群众性,而且这些组织发挥着体育的教育功能和特色……上市是不适宜的,”前法国体育部长的拉穆尔曾如是说。

  德国在夺得大力神杯的同时,他们严格高效的青训体系也为世界所瞩目。2010年兵败欧洲杯后,痛定思痛的德国足协出台了一系列硬性措施,并在此后的十年间,不惜血本为青训计划投入了5亿多欧元。“在各地建立培训中心,培养青年球员的这些工作经费,一多半都来自德国奥委会的拨款,余下的才是俱乐部的出资和赞助等,”著名足球记者马德兴介绍说。

  作为长期跟踪报道中国足球的资深记者,马德兴对“举国体制”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中国足球此前在整体上,实际是缺乏国家的有力扶持的,简明扼要换言之——没钱。“奥运重点项目要确保成绩,这本无可厚非,但如果足协也能拿到大笔拨款,中国足球建设的情况则会完全不同,”他说,“足协得到的钱只有赞助。虽然北京市政府曾经投了一笔钱,不过在地方层面整体来看,即便全运会时的拨款也是有限的,资金仍然优先流向有能力争夺金牌的项目。”

  中国足协青少部主任林卫国去年底接受采访时的话,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我现在只有1200万,这是足协给的、万达的钱,能够争取到这个数目已经不容易,但对青少年足球来说远远不够,”负责中国四支青少年国字号队伍的他说,“现在在国内,我要一块给国青、国少集训的场地都没有。”

  与这幕场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职业俱乐部老板们一掷万金的豪情。随着新赛季中超转会窗口的关闭,根据德国足球数据网络媒体《转会市场》公布的数据,在全球冬季转会烧钱榜上,中超联赛以1.0882亿欧元排名第二,仅次于英超的1.5946亿欧元。中国足球究竟是缺钱还是烧钱?一个严峻的事实是,尽管在联赛和亚冠中投入不菲,并获得了立竿见影的成绩,但同样需要输入资金的足球基础建设环节,却出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贫血”。

  “我们总是爱大谈举国体制和市场的问题,其实双方没有矛盾!”马德兴说,“1992年之后,中国足球从举国体制中的获益就已经微乎其微。”随着《方案》的通过,嗷嗷待哺的中国足球基层设计,看到了更多成长的曙光。

  1992年6月,中国足协在北京西郊红山口召开工作会议,决定把足球作为体育改革的突破口,确立了中国足球要走职业化道路的改革方向。23年后,《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获得中央通过,进一步深化改革的号角再度吹响。足球事业的发展和振兴,被提升到“建设体育强国的必然要求,也是全国人民的热切期盼”的高度。

  作为中国体育行政主管部门,国家体育总局也在试图探索一条“有中国特色的职业体育发展道路”。体育总局高官多次提及,希望能在为国争光、给民众提供优质精神产品的同时,促进职业联赛的繁荣,让体制和市场形成合力,既不能走计划经济体工队的老路,也不能完全照搬欧美职业体育模式。“有中国特色的职业体育道路,要把市场资源、职业俱乐部和体制内的国家队资源紧密捆绑,有机结合……如果还是当下‘两张皮’的状况,哪方面的优越性都无法获得,现状很难改善,”肖天曾如是说。

  马德兴希望,《方案》被落到实处之后,中国足球的那些窘境能够有所改观。他直言不讳:“关键要看政府的支持力度,要有钱。没钱什么都干不了。”即便是方兴未艾的校园足球事业,数据显示,2013年的专款为5600万,但在分拨到5000余所学校后,平均每所学校仅能获得1万余元。“而且还要看到,这些经费只是给学校下发的,俱乐部的梯队无法沾光。俱乐部呢?钱又大多用在一线队了。如果梯队建设上也能获得多一些的投入,情况又会怎么样?”他反问道。(完)

责编:袁鑫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