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身亡 高原球场惹的祸?

  放眼国际足坛,高原主场的优势不仅能影响比赛结果甚至可以引发一场悲剧。当地时间19日,在玻利维亚埃尔阿尔托市政体育场举行的甲级联赛第25轮阿尔韦斯瑞迪队迎战东方石油队的比赛中,年仅32岁的当值主裁维克多·乌尔塔多突发心脏病倒地不起,并在送院后不治身亡。据悉,作为玻利维亚国内海拔最高的球场,埃尔阿尔托市政体育场的海拔接近4100米,乌尔塔多的离世引发外界对高原地区举办体育赛事的健康疑虑。

乌尔塔多被紧急送医

  “玻利维亚裁判的死亡将高海拔比赛置于聚光灯下”,法新社22日以此为题撰文称,乌尔塔多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球场执法比赛,发生了令人惋惜的事件,人们需要思考,如何避免这样的悲剧发生在足球比赛当中。厄瓜多尔《宇宙报》称,乌尔塔多的不幸引发球迷和专业人士的疑问,元凶是否为高原?

  根据法新社引述阿尔韦斯瑞迪俱乐部队医埃里克·科齐纳的说法,乌尔塔多的死与海拔高度无关。“他在心脏病发作前,并没有出现高原反应的最典型症状——肺水肿。”玻利维亚足协主席塞萨尔·萨利纳斯更表示,“猝死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也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很明显,不喜欢我们的人将试图利用这一事件打压玻利维亚的足球特性”。萨利纳斯坚持认为,之前在国际足联监督下的测试已表明在高海拔地区进行比赛“不受影响”。此外,乌尔塔多的表兄弟奥兰多·赫雷拉表示,“裁判习惯这样的海拔高度,乌尔塔多的离世只是个案。”

  玻利维亚《时代报》21日表示,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已通过社交媒体向乌尔塔多的家属表达慰问,从19日起全国足球界哀悼7天。在玻利维亚球迷看来,乌尔塔多的离世让人心碎,但外界应该停止抨击在高原进行足球比赛,因为这就是他们与生俱来的环境。

  不过,在法国《队报》看来,国际足联自从2008年解除在高海拔球场举办足球比赛的限制后,不少国家的运动队都开始拒绝到拥有高海拔球场的国家进行友谊赛,这样的情况并不利于足球运动在这些国家的发展。

  “魔鬼主场”难割舍

  在世界足坛史上,玻利维亚确实算得上一个善于打高原主场牌的国家。1993年,巴西在世界杯预选赛中客场0∶2不敌玻利维亚,前者40年来的世界杯预选赛不败金身就此告破。赛后玻利维亚一度被禁止把国家队主场设在海拔3650米的拉巴斯,而巴西人阿维兰热当时担任国际足联主席一职。

  自此之后,包括秘鲁等南美球队屡屡借助高海拔球场在比赛中获益的行为引发国际足联的强烈不满。2007年5月,国际足联发布“限高令”,宣布不得在海拔2500米以上地区举行俱乐部和国际比赛。国际足联声明称:“出于医学上的原因,为保证球员健康,执委会决定,未来的国际赛事不会在海拔2500米以上的地方举行。”

  “限高令”的颁布引发南美多国抗议。2007年5月底,安第斯共同体发表声明,拒绝接受国际足联的决定,要求其收回决定并重新考虑。在英国《太阳报》看来,在所有的场外因素中,高海拔球场无疑是最能为主队提供帮助的。“不管外界提出怎样的质疑,那些国家都不会主动放弃‘魔鬼主场’的天然优势。”

  2008年5月,国际足联在推出“限高令”一年后便正式撤销了这项决议。在法新社看来,正是因为国际足联顶不住南美足协的压力,才导致这些“魔鬼主场”继续让所在国球队获得优势。在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中,玻利维亚输掉全部9场客场比赛,但在主场,他们取得4胜2平3负的战绩,这包括2∶0击败强大的阿根廷。

  对玻利维亚来说,为保住高海拔主场,他们会付出一切努力来印证球场是安全的。玻利维亚足协表示,针对乌尔塔多的去世,他们已经主动邀请运动领域的4位专家发布一份专业的临床医学报告。

  对手“恐高”

  同在南美洲,巴西和阿根廷球员对去玻利维亚比赛也是心有余悸。2017年,巴西球星内马尔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组他与巴西队队友在客场对阵玻利维亚的赛前准备中戴着氧气面罩的照片(右下图)。“在这种情况下踢球是不人道的。球场、高度、甚至是比赛用球,都不在一个理想的状态。”最终,这场比赛的结果定格在0∶0。赛后,效力于曼城队的巴西前锋热苏斯喘着粗气对媒体表示,“我现在感觉非常不好,真希望别再到这里比赛了。”法新社评论称,无论在这样的海拔高度踢球是否危险,毫无疑问,它都为玻利维亚提供了优势。

  同巴西队经历类似,在2013年,玻利维亚主场战平阿根廷的比赛中,多位阿根廷球星因身体不适,不得不轮流到场边吸氧。阿圭罗表示,自己在赛后患上了“恐高症”。尽管职业球员抗拒到高原比赛,但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却身先士卒。2007年,他在海拔6000米的雪山上参加一场5人制足球赛,希望借此表明在高原踢球并不影响健康。

责编:高鑫戈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