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届亚冬会落幕:冰雪摸底练兵 瞄准冬奥大考

2017-02-27 09:26:00 人民网 分享
参与

  2月26日,第八届亚洲冬季运动会在日本札幌落幕,中国体育代表团此次亚冬会之行共收获12金14银9铜,在奖牌榜上位列第三。中国体育代表团团长高志丹表示:“我们这次主要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寻找差距,回去后要恶补短板。”

  年轻选手展现竞争力

  刚刚在亚冬会冬季两项获得了两枚银牌的中国选手张岩2月28日将随队赶赴韩国,参加在那里举行的世界杯分站赛。近两个赛季,中国冬季两项队经历了新老交替,1992年出生的张岩已经成为队里的主力,肩负起夺取冬奥会积分的重任。

  像张岩一样,很多“90后”甚至“95后”选手已经顺理成章地接过了中国冬季项目的大旗,征战世界赛场。本届亚冬会,他们小试牛刀,展现出实力。19岁的小将高亭宇此次在速度滑冰男子500米比赛中夺金,打破了速滑男子短距离多年的沉寂。他以34秒96的个人最好成绩从一众日、韩高手中脱颖而出,并刷新了日本老将加藤条治在上届亚冬会创造的赛会纪录。与高亭宇同一天夺金的臧汝心在单板滑雪平行回转项目上也创造了惊喜。她与年仅19岁的队友宫乃莹分获女子组金、银牌,表明中国选手在这一项目上已经跻身亚洲一流选手的行列。

  虽然有突破,但是从本届亚冬会的成绩单来看,中国队的夺金热门依然集中在传统优势项目:花样滑冰双人滑,中国选手包揽了金、银牌;男、女冰壶在经过了几天的循环赛后,纷纷斩落强敌登顶;单板滑雪U型场地,中国选手分获男、女组金牌。

  在亚冬会短道速滑赛场,中、韩两队选手上演的是世界级别的较量。中国队此次收获了男、女500米和男子5000米接力3枚金牌。男队近几年一年一个台阶,已经拥有了很强的竞争力,而女队则仍需要调整。女队领军人物范可新在比赛中成为对手盯防的对象,而在她之后的一众年轻选手,都还不具备与韩国队对抗的实力。整体而言,中国队依然落后于实力强劲的韩国队一个身位。

  “一些项目取得的成绩非常有含金量,但总体来看,很多项目尽管取得了亚洲冠军,但是在世界上的竞争力依然有限。”高志丹说,“通过亚冬会,我们了解到亚洲冰雪发展的新情况,深刻地感觉我们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需要继续努力。”

  基础大项需要补短板

  本届亚冬会,中国女子冰球队以小组赛三胜两负的成绩获得了一枚宝贵的银牌。在最后一场对阵日本队的比赛中,尽管队员们打得很拼很顽强,最终仍以1∶6败下阵来。

  队长于柏巍表示,这场比赛暴露出队员们在个人技术方面存在明显不足。“这批队员许多都是十五六岁入队的,应该是磨练个人技术的最好时候。但是咱们因为断档,缺人,没办法,就把这些孩子直接调到国家队,但她们还达不到国家队的标准。”人才短缺、技术不过硬、联赛不健全等这些冰球发展存在的问题在比赛中暴露了出来。

  “与20年前相比,我们很多冬季项目的发展速度要比日本、韩国慢很多。”高志丹说。除冰球外,中国队在高山滑雪、跳台滑雪等雪上项目中的表现也没有惊喜。因此,“恶补短板”成了高志丹此行提到最多的词。他介绍说,日本的冰雪运动近几年一直处于亚洲领先位置,无论是基础设施建设,还是项目的职业化都发展得很好,很成体系,而韩国由于要备战平昌冬奥会,加大了对冰雪项目的扶持力度,队伍水平提升很快,“很多做法都值得我们学习借鉴。”

  速度滑冰和越野滑雪是冬季项目的两个基础大项,也是中国军团近两年的攻坚重点。从本届亚冬会来看,中国队在这两个项目上虽然取得了一定突破,但差距依然明显。“速度滑冰在冬奥会将产生14枚金牌,目前中国队的冲金点只是女子短距离这一项,我们希望未来能有多点突破。”高志丹说。

  去年,速度滑冰队进行了机制上的调整,改变了过去松散的、一名教练带几个队员的训练方式,而是将后备人才集中在一起训练,希望能更好地借助团队的科研和保障力量。“不过从亚冬会来看,效果并不明显,我们也要继续总结原因,进行相应的调整。”高志丹表示,“过去我们习惯抓好抓的、容易出成绩的项目,现在我们要勇于‘啃硬骨头’。落后的项目一定有其困难和原因,下一步我们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这些项目上。”

  筹办冬奥带来新机遇

  以往,我国冬季运动的基础十分薄弱,按照高志丹的说法,“冬奥会1/3的项目我们没有开展,1/3的项目是跟在别人后面,只有约1/3的项目拥有一定的竞争力。”

  筹办2022年北京冬奥会,给我国冬季项目的发展带来了良好机遇。改善运动员的训练条件成了当务之急。在北京,首都体育馆是中国队冰上项目的主要训练基地,但是那里已经不能满足队伍的训练需求:短道速滑队和花样滑冰队要错时训练,而速度滑冰则在北京找不到合适的训练场地。针对这一状况,高志丹表示,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研究方案,希望能利用首钢的原有厂房,建设新的国家冰上训练基地。新基地建成后可以满足短道速滑、花样滑冰、速度滑冰和冰壶等多个项目的训练需求,会极大地改善冬季冰上项目的训练条件。

  场馆等硬件条件是基础,而训练及保障等软件条件同样面临着升级需求。“今年要力争把能建的队伍都建起来。”高志丹说,“但是越到后面,建队的难度越大,比如我们想建高山滑雪国家队,但是国内目前还没有适合队伍训练的场地,我们只能选一些有天赋的运动员,送到国外去,请外教来带。”据介绍,中国现在已经与国外的很多滑冰滑雪协会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去年一年,从美国荷兰芬兰等冰雪强国聘请了30多名外教。“从亚冬会来看,有的已经取得了一些效果。”高志丹说。

  放眼2022年北京冬奥会,中国冬季项目后备人才的水平和厚度也将面临考验。跨项甚至跨界选材,成为冬季项目储备人才的思路之一。此次冬季两项队主教练宋文斌就表示,目前队里的年轻选手有很多都是从田径队里面挑来的,“练田径的运动员爆发力好,很适合我们这个项目的特点。”

  “有些冬季项目现在到技巧、轮滑或者田径场上去选材,我们也在考虑把竞技体育的后备人才库打通,让选材的面更广。”高志丹表示,将来体育部门也会考虑借用外力,时机成熟的时候,到社会上去选材。

  据此而言,对中国冰雪的发展来说,亚冬会更像一个新的起点,赛事落幕,征程才刚刚开始。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27日 23 版)

责编:高鑫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