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线一周年的企鹅直播发力草根赛事,体育直播平台也要走回线下

2017-04-14 21:24:00 懒熊体育 分享
参与

  背靠腾讯和斗鱼两大平台的企鹅直播,上线已满一周年,除了头部版权内容,他们现在还想成为一家草根赛事直播服务商

  如果说记忆需要事件来寄托,那么关于2016年4月14日,很多篮球迷必然会想起科比·布莱恩特,这位传奇球星在当天结束了自己辉煌的职业生涯。

  也是在同一天,垂直体育直播平台企鹅直播正式上线,腾讯和斗鱼两大平台的引流加上焦点赛事的带动,科比告别战的直播间高峰时显示有近百万人在线。

  对于这家还未成立便受到关注的公司来说,这当然称得上是一个开门红。在2016年3月腾讯领投斗鱼B轮融资的消息公布后,腾讯如何将持有的体育版权内容在直播平台进行应用,是外界最关注的。

  而企鹅直播看起来是解决方案之一。

  作为腾讯整合资源后打造的一个新品牌,企鹅直播由武汉鲨鱼网络直播技术有限公司提供平台的技术支持,工商注册信息显示,武汉鲨鱼成立日期为2016年4月7日,其中腾讯持股55.2%,公司法人正是腾讯体育运营总经理赵国臣。

  显然,企鹅直播在“出生”时就被打上了体育的标签。此前斗鱼虽然也有体育频道,但对于这个以游戏和泛娱乐直播为主的平台来说,体育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但在企鹅直播推出后,外界对其定位和发展一直抱有疑问。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直播平台的竞争早已进入白热化,在PC端上斗鱼、YY(包括从中独立出来的虎牙)以及后来的熊猫成为比拼资本之战,而在移动端,几乎每天都有新的手机直播应用在上架,很长一段时间里直播领域简直疯狂。

  而腾讯此前已先后投资了龙珠和斗鱼,加上自有的腾讯直播等产品,彼时再推出一个垂直体育直播平台该如何定位?

  当正式上线一周年后回顾,企鹅直播执行副总裁苏明明认为,去年从上线到里约奥运会结束可以说是公司经历的第一个阶段。

  因为腾讯握有以NBA为主的头部赛事版权,企鹅直播在成立初期,通过吸引草根主播来解说NBA比赛的方式打响了知名度。此前其他的直播平台也常有解说NBA的内容出现,但随着中国体育版权环境的逐渐规范化,为了规避侵权风险这些主播也愿意转移到企鹅直播来。

  另一方面,他们也借着与杨毅、郝海东黄健翔白岩松等名人的合作,以及NBA球星中国行、探秘里约奥运村这种赛场外的内容,在早期尽量拉拢人气。

  ▲ 杨毅的业内名人会在企鹅直播上做节目。

  随着奥运会的结束,企鹅直播也开始拓展内容的种类。 

  “之前主要是把头部内容的流程打通,但我们的方向从一开始定位就是做草根类,除了主播的草根属性,还有草根的赛事。”苏明明对懒熊体育说,从去年8月到年底,平台直播了将近5000场草根比赛,包括足球、篮球、台球等项目。

  企鹅直播在与草根赛事的合作中形成了两种模式:一种是赛事组织方具备信号制作能力,可直接在企鹅直播播出;而如果赛事方无法自制信号,企鹅直播则介绍各地合作的信号制作公司或团队给赛事方,同时把控直播标准,最后在平台上播出。

  “今年3月我们与耐克高中联赛合作,接下来像Jr. NBA联赛等,我们会提供制作、包装、播出整套的服务。”企鹅直播商务总监叶觉明对懒熊体育说。

  与此前的电竞赛事类似,业余草根类体育赛事难以登上电视频道、门户网站等主流观赛平台,但他们同样存在宣传曝光的需求,并且需求还不小。

  与企鹅直播有合作的草根篮球赛事服务商篮球客,其创始人李开颜就向懒熊体育表示,2016年下半年篮球客合作了近2000场赛事,其中约80%的比赛在福建省,主要提供数据统计和赛事直播服务。

  一个省的草根篮球赛事就有1000多场,放眼全国各类运动的业余赛事数量则更加庞大,企鹅直播想通过较低成本、较高品质的直播信号制作,满足草根赛事组织方的需求,也让这些比赛的受众获得观赛的渠道。

  “社区体育、校园体育、草根赛事增长幅度非常大,民间赛事要输出是落地到线下,但绝大多数大型体育媒体越往头部走越是回不到线下,我们可以重新去抓住线下的机会。”叶觉明说。

  叶觉明还表示,企鹅直播目前有近千名签约主播,在草根赛事方面首先突破了台球,已聚拢了国内绝大部分业余台球赛事,而且基本都是独家合作。

  在懒熊体育与中国直播榜联合发布的体育三月榜中,排名前十的主播有6位主要解说台球比赛,其中就有3位来自企鹅直播。

  ▲ 业余台球赛事在企鹅直播上关注度并不比一些NBA比赛低。

  2017年企鹅直播的目标依然是头部内容的基础上继续深耕草根赛事,苏明明预计能做到2-3万场,同时在帆船等直播难度较大的运动品类进行直播探索。这块业务能为企鹅直播带来收入,但未来要盈利重点还看C端。

  他同时透露,企鹅直播目前的用户量为1500-2000万,平均日活为100-200万。

  在这种扶持草根主播和草根赛事的思路下,企鹅直播也要面临一个现实的问题,用户是否愿意观看这些内容?与直播平台赖以起家的电竞、美女甚至猎奇、荒诞的内容相比,体育内容适用前者的运作逻辑吗?

  长久以来市面上的直播平台根据内容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泛娱乐直播,包括脱口秀、唱歌跳舞等各式娱乐内容;另一类是游戏直播,用户在上面观看电竞赛事直播,或通过主播学习游戏技巧等。

  而一旦垂直到体育领域,如果只做“美女陪你聊球”这样的泛娱乐内容,对体育用户来说显然不是刚需;如果只是让草根主播来解说比赛,在被专业平台吸走大量观众后,剩下选择直播平台的观众是少数,并且在观赛体验上还有一定差距。

  “不管是新浪还是腾讯,都有导播间可以调控信号,也可以确保比赛画面品质上会相当出色,”知名篮球评论员朱彦硕对懒熊体育说,他曾在新浪和腾讯解说NBA比赛,现在也入驻了企鹅直播。“在企鹅解说,取决于每个主播的硬件设备或解说环境能否让观众感到舒服,硬件上跟有正规解说间或导播不能相比,观赛品质不好的话观众容易跑掉,但解说的内容倒是比较轻松自在。”他说。

  垂直体育直播平台的先行者是章鱼直播,他们在2016年1月被乐视体育以3亿元收购。乐视体育将其持有的中超等赛事版权提供给章鱼直播使用,借此在专业赛事直播之外,找到更娱乐化的直播形式来构成内容的补充。

  娱乐化的解说,更强的互动性,可以说是直播平台提供的内容差异化。在目前直播技术无法有新的突破之前,这种依赖于主播的个人风格或魅力的直播,也决定了它更多时候是一个长尾市场。

  如果跳出单个平台,从整体行业的趋势看,直播平台大战很可能已进入外界所说的“下半场”。

  企鹅智酷发布的《2017中国网络视频直播趋势报告》中提到,中国直播市场规模在2017年将达到50亿美元,直播市场的增长将在2017年减速,由高速发展转向平稳增长,但仍将保持两位数的增长速度。

  同时,在经历了2016年的“千播大战”后,今年的直播行业或将出现并购、整合甚至是小平台消亡的情况,直播平台融资放缓及此前例如光圈直播的倒闭就是一个信号。虽然这个行业暂时还难说有形成垄断的巨头,但大平台已经跑到靠后的融资轮次,并纷纷在拓展和丰富内容,直播平台的竞争已不再是挖主播这么简单,对盈利能力的考量也逐渐变得迫切。

  在垂直的体育领域,除了企鹅直播和章鱼直播,还有其他一些直播平台也有体育相关内容:例如YY旗下的YY体育在刚结束的赛季对CBA进行了直播;由段暄担任CEO的香蕉体育,开始在公司创始人王思聪的熊猫直播上播出自有赛事/节目,以及万达体育旗下的中国杯等赛事;龙珠直播当然也不可忽视,去年11月被苏宁旗下的聚力传媒收购后,大量购买版权的苏宁已把赛事资源提供给龙珠使用。相比之下,乐视体育近期的失意使得旗下的章鱼直播失去了不少重要赛事的版权内容。

  这似乎能反映体育直播平台运营的关键:做泛娱乐与其他平台竞争有一定劣势,赛事即核心内容,没版权很难玩,这注定了体育直播平台本身有较高的进入门槛,也是一种“内容为王”的体现。毕竟现在能吸引用户或观众注意力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假设没有头部版权,做业余草根赛事会是一个好方向吗?

  首先,体育比赛确实可以通过手机完成直播,比如台球比赛,通过手机和三脚架就能非常稳定进行直播,但如果涉及足球或户外等运动,单靠手机直播显然是不够的,这就需要赛事具备一定的信号制作能力。

  其次,业余草根赛事处于产业链中下游,其观赏性和关注度相比上游的头部赛事显然差距较大,本身不能带来太大流量,但如果覆盖的赛事数量足够多,关注人群也相应增多,那么能把这些用户留住而不只是做一锤子买卖,在to C端的商业模式上也许就能有进一步的尝试。 

  回过头说,这也表明了体育直播平台的玩法和“大战”后广义的直播平台是有差异的,而企鹅直播选择的一个策略比较符合近半年多被强调多次的“体育重线下”这一观点。

  叶觉明说,“我们作为一个体育直播平台,最终要回归到体育本身去,不能脱离体育来讲直播。”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