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者首获NBA奖项投票权,天时司利人和 | 富哥专栏

2017-04-14 21:23:00 懒熊体育 分享
参与

  NBA常规赛奖项改由媒体记者评选37年后,评选团中终于出现了一个中国记者的身影。这是我作驻美NBA记者时曾极力争取的权益,未能如愿,很开心今年看到腾讯体育的沈洋代表中国媒体收获这一荣誉

  ▲ 沈洋专访NBA总裁萧华。

  走进纽约NBA总部的办公室,媒体传播部门的老朋友们都主动跟我打招呼,不做前线记者的这两年,跟他们工作上的直接交流很少,但那些年的感情似乎没有消散。他们这次还会主动跟我谈起另一个话题——NBA常规赛奖项评选团中的中国记者。

  以MVP、最佳防守球员为代表的NBA年度奖项,是联盟每个赛季对球员个人表现最重要的评选,至今已有超过60年的历史。这些奖项最初由球员自己投票评选,自1980-81赛季开始,改由常年跟队报道NBA的北美本土记者来评选。每年4月初,也就是常规赛的收官阶段,记者们的邮箱会收到联盟发出的评选邀请,然后在季后赛开打前提交完选择。

  并不是每个跟队的记者都有机会参与投票,一个奖项的选票最多不会超过130张,像MVP这样的大奖,基本上只有特别资深的媒体人才会拿到选票,因此,每年获得大奖选票,在NBA媒体圈被当成一种至高荣誉。

  我是从2010年开始全职驻站报道NBA的,每个赛季报道的比赛场次能达到近70场,比不少本土跟队记者都多(他们做一段会休假)。到2011-12赛季收官的时候,我开始给NBA媒体传播部门写申请邮件,自信自己的出勤率和专业度都不比美国同行差,希望能够代表中国媒体获得NBA奖项的评选资格。

  邮件石沉大海,但那并没有阻止我对这件事的热情,之后三个赛季,我都坚持给媒体部门的负责人写邮件发申请。期间有一年全明星赛,我看到负责人,当面向他再次提出邀请,他给我做了还算充分的解释——这个奖项之前从没交给北美本土以外的媒体人去评选,另外国际媒体人数不少,利益一时无法兼顾。我意识到,时机可能还不成熟。

  ▲ 黎双富跟随热火队进入白宫采访。

  2013-14赛季,我用类似的热情完成了另外一个“不可能”——代表中国媒体以跟队记者的身份进入白宫采访。按照惯例,美国总统每年都会在白宫接见职业联赛的冠军球队,一小部分记者会受邀和球队一起入宫。在那之前,从来没有中国记者获得机会,热火2012年夺冠后,我就做过努力,但最终没有成功,但第二个冠军后,凭借跟球队建立的关系和信任,经过充分的准备和努力,他们破例给我开了绿灯,后来成就了我五年驻站生涯的一个值得纪念时刻。也正是这个突破,最近两年,沈洋和腾讯体育另一记者鲍仁君也先后进入白宫采访,中国媒体在这个重要场合不再缺席。

  这两件事给我的感受很深。在这个异国他乡的联赛,在这个种族敏感度极高的联盟,中国记者甚至整个国际媒体,因为语言和文化的差异,或多或少都会收到一些偏见,时不时还会遭遇异样的眼光,我们的采访得不到保障,我们的报道他们看不懂。我逐渐清楚,打破他们偏见的唯一方式就是我们自身的努力和职业,机会不能要求他们主动给,但我们可以尝试自己去挣。

  沈洋跟我有类似的执念,驻美报道NBA十多年,她是真心热爱这项运动和这份工作,之前是我在新浪体育的同事,现在是腾讯体育的首席NBA记者。沈洋的主战场是媒体竞争最激烈的纽约,曾亲历“林疯狂”(林书豪),为中国球迷发回无数一手好故事。腾讯拿下NBA新媒体版权后,她成为了出镜记者,不变的是其一如既往的真挚报道。

  这次获得NBA官方邀请,是对沈洋坚持和敬业的最好回报。很多人能看到她在镜头前和球星们谈笑风生,却看不到她赶稿到凌晨两三点,因为错过纽约回新泽西家的末班火车,不得不留在媒体室过夜等第二天早班;很多人能看到她的独家报道和细节捕捉,却不知道她在背后为和球队、球员和同行建立信任所付出的努力。

  有人可能说,沈洋能拿到投票权,肯定和腾讯有关,毕竟他们每年给NBA超1亿美元的版权费。毋庸置疑,很多媒体同行都有类似的疑问,但NBA媒体部门给我的反馈并非如此,腾讯的品牌是一部分原因,毕竟要代表中国媒体投票,还要让其他国际媒体没话说,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她本人,她遵守规则,她爱岗敬业,她不辞辛劳,这些都是合格媒体人的典范,而这些,才是NBA给她票选的直接原因。

  ▲ 沈洋现场见证姚明入选名人堂。

  除此之外,沈洋也赶上了好时候,主要有两个方面。

  姚明时期,中国驻美NBA记者的数量一度达到数十甚至近百人,随着中国球员纷纷离开,这个数量降到个位数。之前队伍庞大的时候,人员组成也比较杂,其中不少还是兼职,新人经常出现不遵守NBA媒体规则的情况,也因此给美国同行和工作人员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据沈洋回忆,当时在新泽西报道易建联时,阿联的赛后采访都会被拉到一个单独的地方,原因只是不想让中国记者的采访影响其他人,但与此同时,中国记者采访其他球员势必受影响(无法兼顾),她认为这是一种歧视。

  如今中国记者人数减少, 能留下的往往都是专业、靠谱的,像沈洋这种,也因此更容易让美国同行看到自己的努力。沈洋也有意和他们建立关系,通过平时一起吃饭、互帮互助这种小事获得信任,平时向他们多问多学习,消除陌生感,产生好感,这对记者采访来说很重要。

  另外一方面,NBA新总裁萧华上任这几年,特别开放地听取各方建议,最新的例子就是年度奖项评选改革。今年奖项不再是一个个颁发,而是做成一个类似ESPY那样的颁奖典礼,总决赛结束后在纽约举行。而且,今年的评选团更专业,球队自己聘用的媒体人,包括解说和记者,不再参与投票,避免了感情票,从而保证客观性。

  这两方面的外力,加上沈洋自己的努力,让她成为了NBA奖项评选团90位专家之一,她也在今天正式提交了选票。我试图八卦她的MVP选择,她再次遵守评选规则选择保密,唯一告诉我的是,“不是哈登就是威少”。

  这90位专家评审中,只有两位国际媒体代表,另一位是洛杉矶的日本裔记者Yoko,她曾跟随“禅师”杰克逊见证公牛六连冠,后来转战洛杉矶,又亲历湖人的五冠。

  这次在纽约,我还在尼克斯更衣室见到了Yoko的老乡Daiz,日本媒体常年就这两个驻美记者,Yoko在西部洛杉矶,Daiz在东部纽约。

  “兄弟,NBA没选我我很失望啊!”Daiz跟我抱怨,但他随后话锋一转,“不过我真心为Yoku开心,她100%配得上!”

  Daiz的话就是我的心声。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