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威廉姆斯 草根英雄到超级第六人

时间:2018-02-11 11:42    来源:界面新闻

原标题:揭秘路易斯·威廉姆斯:从草根英雄到超级第六人

  这一段故事讲述的是关于这位低调的射手,里面包括五名说唱歌手,他同时处着的两名女友,一个发生在麦当劳的趣事,还有星期五餐厅。路易斯·威廉姆斯辗转过孟菲斯、亚特兰大、费城和多伦多,但是他的人生里却从来没有关于大学的篇章,因为他从来没有上过大学。“是社区培养了我,”威廉姆斯说道。那段时间他痴迷在街头打球,每天大战50个回合之后,还能够把自己新练成的招数记录下来。阿伦·艾弗森是他的一个导师,杰梅因·杜普里算是另外一个。

  孟菲斯是一个音乐圣地,同样是一座篮球城。这座城市在这两方面给予威廉姆斯最初的培养。他在孟菲斯的南部长大,打棒球的时候只能用一个棍子当做球棒,用电话簿当本垒板。那个时候,比他更大一些的孩子都已经能抛出曲线球了,他还只能一次次用力抛出直球。威廉姆斯在街道上找到了心灵的避难所,忘记了他的泪水,与未来同样成为了职业篮球运动员的赛迪斯·扬和肖恩·威廉姆斯一起,让R&B音乐和南部说唱乐装满自己的耳朵。

  “我生长在一个音乐家庭里,”他说,“家里总是放着马文·盖伊、大人小孩双拍档合唱团、还有乔·西德的歌曲。我妈妈总是喜欢听唐妮·布莱斯顿的歌曲《Un-Break My Heart》。当我听到这首歌曲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回到当年跟她一起坐在车里的时候。”正是唐妮·布莱斯顿的歌声,以及这样纯正的曲风,推动着他回家的脚步。

  而如今,威廉姆斯开着今非昔比的座驾——一辆黑色的迈巴赫跑车,出席着快船队在华兹举办的社区活动。如今已经31岁的他打出了自己职业生涯最辉煌的一个赛季。在场均32.5分钟的时间里,贡献了创生涯纪录的23.5分和5.2次助攻。他在本赛季14次单场得分超过30分,3次得分超过40分,还有一次单场得分达到了50分,帮助球队战胜金州勇士队。“当时我很骄傲,不过也有些尴尬,”威廉姆斯说,“其实我没有必要投最后一个球,但是不管是谁,当时应该都会做出相同的选择吧。我认为史蒂夫·科尔会理解的,因为勇士队一直都在创造历史。”

  如今布雷克·格里芬已经远赴底特律,克里斯·保罗则加盟休斯顿,威廉姆斯成为“空接之城”仅剩的一个得分点。本赛季在一次暂停期间,他发现几名球员一直在盯着快船队的替补席看。在球队的板凳上,坐着的是蒂龙·华莱士、贾旺·埃文斯和辛达里厄斯·桑韦尔。“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知道你们的名字,”威廉姆斯在球员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说道,“我不确定他们是否知道你们是谁。”

  每一个人都知道路易斯·威廉姆斯——这名从第六人转型成为球队的得分机器、节拍器和草根英雄的球员。当威廉姆斯驾驶着迈巴赫开上405州际公路一路向南时,他突然发现自己把驾照忘在位于韦斯特切斯特的住处里的橱柜上。但是事实上,这本驾照并不是他的,而是他的父亲威利·路·威廉姆斯的。当威廉姆斯8岁的时候,他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他。“当时他正在看我的一场比赛,”威廉姆斯回忆道,“那是一场教堂联赛的比赛,我正在做热身活动,他突然就从轮椅上翻了下去。”

  他对于自己父亲的记忆是很模糊的:仅仅就是看过他参加的足球比赛,听他讲过在军队里服役的故事,当然还有轮椅。“但是我知道,我们的关系很好,他总是陪伴在我的身边,”威廉姆斯说,“在他过世之后,我们的生活出现了巨大的空白。很长一段时间,我过得都不好。我开始跟一些地痞流氓们混在一起,惹出一些乱子。”他的妈妈随后带着他移居到了亚特兰大。在他离开孟菲斯的那天,是她的姐姐把他拦腰抱进了车子里。“你必须得走了,”他的姐姐当时说道。

  他离开了自己的老邻居们。有两年多的时间里,威廉姆斯在亚特兰大没有参加过正规比赛,还曾经拒绝过亨德森中学校队的试训。之后,他加入一支名叫Suwanee Players的美国业余体育联合会(AAU)球队,他是当时最后一个被选中的球员。在这里,球队和威廉姆斯一起开发出了他超强的得分能力。“我也被自己震惊了,”威廉姆斯说,“我什么也不用去想,什么也不用去听。”他要做的,只是得分。

  他在南格威内特高中的第一年,成为整支球队的英雄,打破50分的得分纪录,并且赢得了整个州的赞誉。耐克公司从中牵线,在老鹰队与骑士队的一场比赛之前,安排威廉姆斯和勒布朗·詹姆斯在骑士队下榻的酒店里见了一面。在这次会面中,两人谈到了说唱歌手Jay-Z即将在飞利浦球馆举行的个人演唱会。随后,詹姆斯的业务经理马弗里克·卡特亲自带着威廉姆斯去到了演唱会现场。在后台,他遇见了“嘻哈天王”杜普里。日后,杜普里又将他介绍给了Bow Wow(注:美国著名嘻哈歌手)。他们二人一见如故,在威廉姆斯放学之后,他就会和Bow一起去杜普里的So So Def音乐工作室玩即兴说唱。“路易斯是不可思议的,”担任包括贾斯汀·比伯在内的多位巨星经纪人的斯科特·布劳恩说道,他当时是So So Def工作室的副主席,“但是他从不说大话,甚至从来都不讲话。”

  威廉姆斯更喜欢的是写歌,尤其喜欢在课堂上把对着自己的黑白笔记本写自己创作的歌词。这些歌词会被南格威内特高中的一个名叫贾文·德帕斯的学生谱上曲子,而他会给威廉姆斯一些李尔·韦恩、Master P、Hot Boys和Juvenile的专辑作为写词的回报。威廉姆斯对于嘻哈音乐的热爱不亚于篮球,所以他会在比赛场上效仿阿伦·艾弗森的花哨过人动作和热血冲刺也就不足为奇了。2005年,威廉姆斯从南格威内特高中毕业,这一年是他在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之前最后一年。虽然他当时面对着乔治亚州承诺自己不会考虑直接进入NBA,但是他最终改变了心意。“大学篮球的体系对我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威廉姆斯解释说,“球队教练是绝对权威,你必须要在早上五点半起床跑步,然后去上课,这对我完全没有吸引力。我甚至都不关心自己的选秀顺位。”

  最终他在总第45顺位被76人队选中。在那里,他成为了艾弗森的赌博时候的小弟。他无需早上五点半起床,因为更多时候,他都得熬到这个时间才睡觉。“阿伦·艾弗森没有让我为他做很多事情,”威廉姆斯回忆道,“他就是希望我跟着他、通常来说,我们会先去费城的星期五餐厅,我猜测他大概已经把那家餐厅给收购了,因为他真的去过了太多次。但是又一次,他带着我去了大西洋城的一家赌场,我根本都进不去,所以在他进去赌钱的时候,我就只能坐在休息室里。这样的感觉对我而言还是很好的,因为我能跟着自己的偶像。”

  在76人队效力期间,威廉姆斯结识了说唱歌手米克·米尔,之后在猛龙队期间又认识了另一位说唱歌手德雷克。他们两人都把威廉姆斯写进了自己的歌曲里。德雷克将这首歌命名为《6 man》(第六人)来向他致敬,而米尔则将歌曲每一句的韵都押在了“I want it all”(我想要的是全部)。无论在哪一支球队,威廉姆斯都会扛起球队的第二阵容,通常每场比赛会贡献15分,一次一次为了搏得站上罚球线的机会而冲锋。

  而“路易斯·威廉姆斯的传奇”,或许要从2011年的平安夜说起。那一天,威廉姆斯开车来到费城的马拉杨克社区,在等红灯的时候遭遇劫匪。当时,这名劫匪的手里还拿着枪。当时,威廉姆斯没有多跟劫匪说什么,只是提出去给他买个汉堡。“我什么都没做,”威廉姆斯坚持表示,“我当时做的唯一一件称得上是疯狂的事情,就是在他进到麦当劳的时候,我没有开车逃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猜是因为我想要兑现自己的承诺,所以我跟着他一起去到了麦当劳的柜台,点了餐。不过你放心,我没有坐下来跟他一起吃饭。”

  三年之后,德雷克在自己的一篇歌词里确认了威廉姆斯正在同时跟两个女孩拍拖,而且这两个女孩还都认可了这样的关系。所以他不仅能够吸引到说唱歌手和犯罪分子,更是“公然哄骗”两个女友,这样的“另类三双”让他创造了NBA的历史。有了里斯和阿什莉之后,生活就完全不一样了。“我每天都在听到这样的事,”威廉姆斯大笑着说,“每一天都是如此。我只不过是第一个因为这样的事情被写在歌曲里面的人而已。”现在威廉姆斯依然在跟里斯交往,不过跟阿什莉分手之后依然还是朋友。这样纷杂的消息毫无疑问依然还会在联盟里产生影响。

  路易斯·威廉姆斯“脚踏两条船”的行为听起来似乎难以理解,但是他的处理方式却很低调,透露着一种成熟的魅力。他与热衷于表达自我的尼克扬不同。他居住在韦斯特切斯特的一处不起眼的街区,在西南航空公司的停机坪附近,周围都是水泥平房。在比赛之后,他都会在记者的摄像机涌入快船队的更衣室之前迅速离开这里。通常在夜晚,他会听自己当年在亚特兰大的录音室里录的那些大部分都没有发表过,未来也不会面世的歌曲。“去年九月的时候,我在Instagram上发了一张专辑,”威廉姆斯说,“但是我对于宣传推广并不关心。”

  最近的时候,他还找到了自己高中时候的一个创作集,这也让他的思绪回到了过去。他的好兄弟贾文·德帕斯在五年前已经去世,因为当时已经成为了逃犯的德帕斯在被警察追捕时跳进了琉森湖。“他不会游泳,”威廉姆斯说。如今,威廉姆斯依然在写歌,通常是在飞机上创作,而且大约每周都会跟艾弗森聊一次。艾弗森就坐在夏洛特的家里,分析着威廉姆斯的比赛,告诉他在什么地方还需要变得更有侵略性一些。不过对于自己这位完全依靠能力得到认可的当年的小跟班,艾弗森是发自内心地骄傲的。“现在,他在投篮的时候就像是面对呼啦圈一样,”丹佛掘金队的主教练迈克·马龙说道。

  自从去年的圣诞节之后,威廉姆斯是全联盟最出色的得分手。但是正当他开着自己的迈巴赫来到位于华兹区的107街道小学,准备为学校的新操场揭幕的时候,他的手机上收到了消息:他没有入选今年的全明星阵容。“这是一件关乎于荣誉的事情,”他说,“我理解选拔标准。联盟里有很多优秀的后卫,但是我不知道在如今有多少人能够打出这样的高水准。”

  相比较于上赛季,威廉姆斯的比赛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更早一个赛季也是如此,他做的依然是把球投向空中,回合往复。改变的只有机会的多少,因为如今快船队出现了许多的伤病和人员更迭。

  “这是我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所经历的最有挑战,也是最有趣的时光,”威廉姆斯继续说道,“大家依靠的都是那些没有大合同的球员。他们不会开着豪车,回到自己的大房子里。我们只是在困境中努力抗争,用心比赛。”

  目前,快船队的胜率在50%徘徊,挣扎在季后赛的边缘。但是目前来看,球队距离季后赛似乎越来越远。格里芬已经离开,德安德烈·乔丹在此之前也身陷交易传言。但是无论之后的剧情会怎样发展,威廉姆斯都没有很大的压力。“这种日子我已经过了十年了,”他微笑着说道,然后带着属于自己的节奏,迈向了球场。